首页 -  故事 - 戏剧 - 文学 - 日记 - 诗歌 - 小说 - 散文 -  恋爱世界 - 找胆友 - 图书馆 - 档案馆
字体:【
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戏剧 > 舞台剧本 >
理发店遭遇
时间:2009-11-11 14:03   来源:   作者:乌托邦   点击:   责任编辑:倾城之恋
理发店遭遇 地点 :怜香惜玉理发店 时间 :白班下班后 人物 : 暖色调布偶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理发人 亚美美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布偶同伴 怜香惜玉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理发店店长 随风小子 -------------------

理发店遭遇

地点:怜香惜玉理发店

时间:白班下班后

人物暖色调布偶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理发人

      亚美美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布偶同伴

      怜香惜玉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理发店店长

      随风小子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理发店学徒

      六月疯鱼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理发店学徒

      吹了点风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理发师

      雪漂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理发师

事件:布偶的一次剪发经历

幕起

【布偶和美美走在下班高峰期的马路上,人流、车流总之无所不流。一会是汽车的滴滴声,一会是摩托车嘟嘟声,一会儿是自行车的叮零零声,再加上小贩的叫卖声,人流的聊天声,沸沸洋洋的夜生活就这样开始了】

布偶:美美,陪我去剪头发吧,你看我的刘海,把整张脸都挡住了。(故意把刘海拂到脸前),我也算有闭月羞花之色的人,怎么能让发型成为我的败笔之处呢。(又整好自己的发型

美美:(作出呕吐状)我说你还真是自恋,见过自恋的,没见过像你这么自恋。

布偶:(摇摇美美的胳膊)那你到是陪不陪我去嘛

美美:(作出晕状)我怕你了,去了,舍命陪美女。(小声嘀咕)我又一个美好的夜晚呀,就这样浪费了。

【布偶和美美向理发街走去。整整一条街,美丽的霓虹灯在闪烁,一家又一家的理发店紧挨着紧开着】

美美:(望望一个个理发店的牌,邹邹眉头)布偶,咱们去哪家呀?

布偶:(也在左顾右盼)这还用说,哪家人多去哪家呗。

【突然布偶停了下来,盯着一个牌子目不转睛,美美奇怪的顺着布偶的视线看去】

美美:怜香惜玉理发店?布偶,你确定去这家了?

布偶:嗯,就这家了,怜香惜玉,说明很疼爱女孩子嘛,人也不少耶,就这家吧。(拉着美美朝理发店走去

随风:两位美女,理发呀?里边请呀。

布偶:嗯,想剪一下刘海。

随风:哦,里面请,里面请。请问有没有指定的理发师呀?

布偶:嗯?没有。

随风:那有没有会员卡呀?

布偶:(摇摇头

随风:先到后面洗一下头吧。(转头向店内)吹师兄,有人理发呀。(又转回头朝布偶和美美笑笑,做一个请的姿势

老吹:美女,是理发,还是烫发,还是染发?还是做个新发型?(转身朝里喊)疯鱼给两位美女洗一下头发。

美美:哦,不,是她一个人(指指布偶,心想,我这发型可是一周前刚修过的。花了我一张百元大钞呢,这个没眼见的理发师

老吹:哦,不好意思,那美女,你先坐在这里等一下吧。

布偶:美美,那你帮我拿着包吧,你先坐在这里。

疯鱼:哪位要洗头呀?(看看老吹

老吹:(指指布偶)这位美女。

疯鱼:哦,美女,跟我来吧。

【布偶随着疯鱼来到洗发间。疯鱼熟练的让布偶躺好,调整水温。

疯鱼:美女,你发质不错呀。黑亮黑亮的】

布偶:嗯,还可以吧。

疯鱼:准备理个什么发型呀?我们的理发店的理发师可是都刚学到新的手艺呀。最新发型,今年最流行的。

布偶:哦,是吗?问一下,你们有几个理发师呀?

疯鱼:哦,我们是小本经营,有两个,但都是名手。很厉害的。我现在正在和他们学习中。

布偶:两个?我怎么只看到一个人?

疯鱼:一个是刚让我给你洗头的,吹师兄。令一个是雪师姐,和玉老板出去吃饭了。现在人少,就轮流去吃饭,顺便给我们带饭。

布偶:那门口那个?

疯鱼:哦,随风呀,也是学徒,比我来的的晚,所以先当迎宾了。呵呵,我以前也是这样过来的呀。不过现在懂得许多了,给你洗头发,还算舒服吧。这也是一项手艺呢。

布偶:嗯,还可以。

疯鱼:美女,好了。(转向洗发室外面)吹师兄,好了。

老吹:(给布偶围好布)美女,想要什么发型呀?(手里摆弄着布偶的头发

布偶:我只想修一下刘海。

老吹:现在的女孩子都爱美,更注重发型,你这发型都不流行了,要不要换一个流行的?(拿出杂志,指着一个头型)这个肯定适合你。女孩子能有几个青春呀,还不趁着年轻,打扮一下自己,要紧追时代的步伐。

布偶:(看着杂志,有点心动)可是我只想剪刘海呀。

老吹:修发型,不能只修刘海的,那样出来不好看的。就像一件成品,因一个部位被损坏了,而你去给换一个新的,肯定还是没有原装的好看的。

布偶:(思量再三)那就剪这个发型吧。

【老吹拿起剪刀,咔嚓咔嚓,剪掉多余的头发,向着杂志中的发型进军。时间,滴答滴答,转眼过了一个半小时。接着又是卷,又是上药水。最后戴了一顶大帽子。离开】

美美:(打个哈欠,走向布偶的位置)还没有好呀,不是就剪一下刘海嘛?(瞪大眼睛)怎么全剪了,原来你对刘海的定义是整个头发呀?

布偶:去,我才没有那么弱智。看那个杂志上,我要弄成那个发型。你觉得怎么样?

美美:(看看布偶指的地方),哦,还可以,杂志上挺不错的。可是在你头上那就难说了。哈哈

布偶:死去吧你。

半个小时又过去了。

老吹:可以了,取下来看一下。再整一下。

【雪漂和玉老板也吃饭回来】

雪漂:各位,饭回来了呀。(手里提着盒饭

随风:雪师姐最好了。饿死我了。

疯鱼:谢谢雪师姐呀,有雪师姐真好。

老玉:你们这群臭小子,我还付帐了呢,怎么没人谢我呀。

随风、疯鱼:(互相挤一下眼)当然,玉老板是最最好的了。

雪漂:(看到布偶的发型)美女这个发型要做护理的哟,要不然乱了很难看的呀。

布偶:啊?还要做护理?

雪漂:是呀,根据你的发质,你需要用这种护理液(手里拿出一瓶护理液

布偶:(在镜中瞧着自己的发型,还算满意)不做行不行呀?

雪漂:也行呀,但是很难看的呀。小女孩子,不会想自己的发型很难看吧。在这上面下点功夫,护理护理,对头发也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。

布偶:(摸摸自己的头发)真的吗?(心里想着,头可断,血可流,发型不可乱,狠狠心)那就做吧。

雪漂:嗯,给你办个卡,你要定时来。

布偶:好的。

一切理发结束。

布偶:多少钱呀?

雪漂:在那里交钱。(指指柜台旁的老玉

布偶:(走到柜台旁)老板,多少钱。

老玉:(看看雪漂的发型,又看看雪漂给布偶办的卡)一共是三百元。

布偶:啊,这么多,有没有搞错呀。

老玉:没有呀,这个发型要五十元,而这个护理,要二百五十元。

美美:(看到布偶去节账,走了过去)好了呀,这就是剪个刘海,分明是大变样足足有了三个小时。

布偶:花费我三百个大洋。

美美:有没有搞错?打劫呀?

布偶:都怪我,只听他们忽悠我了。(一脸的垂头丧气

美美和布偶一起离开。

老吹、雪漂、随风:(对美美和布偶笑笑)美女,欢迎下次再来呀。慢走。(随风给二人推开门

幕落

 

 

 

 

 

数据统计中!!
2
0
  • 推荐给朋友
  • 收藏
  • 打印此页
  • 挑错
上一篇:相 亲 记   下一篇:名人碰面
文章搜索  
胆友评论
发表评论
验证码: 点击我更换图片
表情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关于站点  管理团队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隐私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加入收藏 链接加入 返回顶部
Copyright © 2003-2012 online services. All rights reserved. Template designed by /.
  备案号:粤ICP备08008756号
文胆天下 文涵斗胆纵横天下!文胆天下文学网文章收录专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