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 故事 - 戏剧 - 文学 - 日记 - 诗歌 - 小说 - 散文 -  恋爱世界 - 找胆友 - 图书馆 - 档案馆
字体:【
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小说 > 短篇小说 >
小枫的诗
时间:2010-02-18 09:05   来源:原创   作者:水木清杰   点击:   责任编辑:noone
一 喂,小枫拍了一下坐旁边的王思思,她叫什么名字,哪个班的啊? 哦,她吗?思思指了一下前面不远一个穿白衣服的女生,她叫兰草,兰花的兰,花草的草, 4 班的。怎么,你有想法?!思思笑嘻嘻的睁大眼,盯着小枫。小枫陪着傻笑,长毛啊,你们是同学吗? 王思思的头发

  一

  “喂”,小枫拍了一下坐旁边的王思思,“她叫什么名字,哪个班的啊?”

  “哦,她吗?”思思指了一下前面不远一个穿白衣服的女生,“她叫兰草,兰花的兰,花草的草,4班的。怎么,你有想法?!”思思笑嘻嘻的睁大眼,盯着小枫。小枫陪着傻笑,“长毛啊,你们是同学吗?”

  王思思的头发很长,长的都挨到了大腿下边,便有了一个“长毛”的外号。她有点奇怪的答道:“她原来是我们班的啊,后来分班才到的4班,你没有见过吗?”这下小枫小吃了一惊,自己班里几个人怎么着也都眼熟的啊,怎么她没有见过呢?!看着他那表情,长毛笑了,“呵呵,她就在我们班呆了几天,坐在最后面,你当然不知道了。”

  小枫看着那背影,现出思索的模样。他在回忆自己在教室里见过的各张面孔,想来想去,硬是想不起来有一个“她”。

  “哎,疯子,你是不是对她有意思,要不要我给介绍一下啊!”长毛怪笑着,露出套着牙套的白白的牙齿来。小枫名叫吴晓枫,大家大多都叫“小枫”,不过处得比较好的就会叫“疯子”。“疯子”这个外号既是承了名字中的“枫”,同时也是主要的原因,他的想法和行为有不同寻常,有时可以说是近于疯癫了。

  “呵呵,没有呢,她哪儿的啊?”

  “山塘镇的啊,怎么这个都还问清楚啊嘿嘿。”

  “呵呵······”

  二

  “小虎啊,”小枫拉着庞虎的膀子,“你说我是就这么上去呢,还是·······”

  小虎有点不耐烦的样子,“我告诉你啊,你知道我当初是怎么和我对象交上的不?我那天晚自习就一股气从一楼冲上三楼,恰好她在走廊上和她朋友聊天,我站到她面前就跟她说我喜欢她看可以试着交往不。嘿嘿,行吧,当时就当着她们班那么多人的面跟她说,够帅吧!然后她说可以,答应得也爽快,然后我们就交往了。你啊,不如学我的,现在去他们班面对面的和她说,问她愿意和你交往不。”

  这话小枫听过,确实有点佩服这位兄弟,不过自己不是那样的人呐。小虎是小枫的弟兄,一个所谓“拉帮结派”的队伍里的弟兄,一伙人共有十四个,都是1、2、3班里的人,小枫和小虎都是1班的。搞点帮派那是很正常的,进了这高中学校,不是自己搞个组织就得跟人混去做小弟,总得有人“照顾”的。不过小枫不是那种爱惹事或者混混样的人,学习也还不错,只是初来乍到,自己有帮人多少也防得个万一就也入了队。

  其实,小枫并不是想和兰草做男女朋友,只是看着她“顺眼”、“舒服”,有好感。这个一般来说是有点不好理解,对个妹子有好感难道会没有“意思”吗,难道不是想去追的吗?!可是偏偏小枫就是这么一个人,他虽然对她有好感,喜欢她,但是这个“喜欢”不是那个“喜欢”,就好像喜欢王亦菲一样,总不会是那种男女之间的“喜欢”吧。欣赏多一点罢,感觉好。小枫最喜欢的就是感觉好,感觉好就好了,其他的先不管,给人的感觉好就是好的。话有点拗口,我也不多解释了。

  “直接去问她愿不愿意和我交往·······”小枫想着,觉得不行。首先自己又不是那么想找她作对象;其次是性格问题,自己不是那么“猛”的人;再有怎么着也的顾及到人家妹子的面子吧。想想还是不采取小虎的妙计,只能再想一想了。不过又怎么样呢。

  “虎哥啊,我不是你,没你那么猛,我看我还是算了。”小枫显出难为情的表情说。小虎倒是有点不服气,“你这个样子算么子喽,看上个妹子都不敢去追,唉——”

  小枫心底顿时一阵凉,想想也就认了先。

  三

  “王思思同学,帮我个小忙好不——帮忙把这个送给兰草,呵呵。”小枫一脸憨笑,一手把折好的一张信纸递给王思思。

  “嘿嘿,给我去买糖,就——就一个‘阿尔卑斯’就行了。”王思思接过信纸,作出要偷窥的样子,嘻嘻地笑着。

  “好的,不过一定要帮我带到啊姐。”小枫很是认真的样子。

  “哎,我可不可以看看啊?”长毛一脸怪笑。

  “这个啊,你说呢?!”

  “好吧,那我就不看了。不过要是她给我看我可就看的哦,嘿嘿。”

  “哦,那不是我的事了,她给你看是她的事。不过可别乱说啊姐。”

  “嗯,晓得的呢。你就等她的回信吧!”

  ··· ···

  “哎,”长毛笑呵呵地对小枫说,“她说你很有才华呢。不过——”

  “哦。”小枫有点受宠若惊的样子,面带微笑。听到“不过”二字便注视着长毛。

  “她说你的字还一般,不晓得你个人怎么样,嘿嘿。”又是一脸怪笑,露出牙套来。

  小枫心想,“唉,就我那字也是还一般呢,不是很差,幸好还只是一般的差。真不好意思,给女孩子看自己写的这个样子的字。”想归想,还是陪着笑——一半也是真的欢喜。“哦,这个啊。还有呢?”

  “没了,呵呵——”

  “哦,你的糖。谢谢啊。嘿嘿。”

  ··· ···

  “嘿嘿,秋霞同学啊,谢谢哦。”小枫憨笑着向兰秋霞道谢。兰秋霞和兰草是同村的,关系也比较好。小枫因为请王思思帮了几次忙,有点不好意思,便托兰秋霞帮忙。也是带个信回个话。对女孩子来说,帮这样的忙总是乐意的,多有些八卦成分掺和着。

  “呵呵,没事。记得下次请我客就是了。”秋霞很是大方还有些得意的模样。

  “那是。”

  “她说你成绩这么好,她怎么就那么差呢,说是哪回得跟你请教呢。”

  “哦?”小枫有点奇怪,在想这话什么意思。

  “怎么啊,不好吗?我看你是有戏了呢。”秋霞蛮自信的样子。

  “呵呵,谢谢你啊。”小枫心里还是有点嘀咕。

  四

  “喂,情诗王子,”段洋笑着跟小枫打招呼。弄得小枫很是不好意思。

  段洋是原来1班军训时的辅导员,高一级的学姐,她也经常到1班玩的。一次偶然遇上小枫在和兰秋霞她们聊,段学姐便感兴趣了。段洋看了一下小枫刚写的一首诗,不禁乐了。学姐直夸他有才华,弄得小枫不好意思,又马上皱了下眉,说这个字还是得好好美容一下。说着就毛遂自荐地为小枫誊写一份。

  其实那是小枫给兰草写的最后一首诗,是致歉的。缘由是前一天星期天,他送了枝玫瑰花给她。

  ··· ···

  星期天小枫照例和一很要好的朋友强仔上街闲逛,偶然看到一家花店,(小枫是喜欢花草的,他在家里就种了很多花),便进店里随便瞅瞅。恰好那些玫瑰是刚到的货,有红的有黄的。他买了一枝黄玫瑰,4块钱。

  黄玫瑰代表友谊。

  经女同学指点,在强仔的陪同下,小枫第一次站到了女生宿舍的门口。运气也还好,她们宿舍就俩人。他不敢往里看,更不好进去,大有非礼勿视的信念。陪同的强仔倒是没有一点不好意思,一则性情不同,二来又是不相干的人。小枫便叫强仔帮忙把花送进去。

  花是送了,然后呢。小枫心里有几句话,却硬是堵在了喉咙下边出不来。强仔倒是不客气,在宿舍和兰草说了几句,也不见出来的打算。小枫心里那个矛盾啊,站在人家门口,送了花,却没话。万分尴尬。

  纠结了一会,小枫还是决定撤。不好说,送玫瑰想来人家会误会不好意思,送黄玫瑰大概人家没有理解到也不好意思,站在人家门口这么个样子更加是······

  “走吧,强仔。”小枫冲里头一句,很是干脆。

  “哦?就走吗?”强仔有点意外。

  “嗯,你不走我走了啊,哥!”小枫语气很坚定。

  “哦,等下。”强仔立刻就出来了,面带着谦意的笑。

  ··· ···

  想来是感觉不对劲了,而且听兰秋霞她们说兰草很不开心的样子,小枫便想再写几个道歉的字过去。自然还是写成诗了,这是小枫的一贯作风。

  那诗写得很是委婉恳切,字斟句酌,还加了两个典故,确是大大费了一番心思的。写东西总是要点灵感才行的,现在正好是有感笔便灵了,洋洋洒洒写了十四行,不敢比莎翁的诗,却也是很有点水平了。可惜没有好好练过字,内容美而外表陋,真得美一下容才是个辙。

  ··· ···

  难得有人愿意帮忙,小枫自然是十分乐意了。

  学姐帮忙弄好,还顺便折了个“心”。虽然心里觉得不怎么好,小枫还是默许了那个“心”。跑腿的事自然是要辛苦兰秋霞同学的。

  学姐弄完听兰秋霞她们说小枫已经写了好多信后,大笑着说他是“情诗王子”、有志气。就这样之后碰到小枫,段洋都是称呼他“情诗王子”了。

  五

 

  这个情诗王子,怎么说呢。其实也就是写写情诗罢了,他是没有什么实际行动的。然而那些诗又都是很含蓄的,大多是些仰慕欣赏的意思,也有些很难理解的句子掺杂在里头。不像小虎一样,小枫是很内敛又古怪的。内敛自然就不像其他敢爱敢恨直来直往的90后了,而古怪则是他有了中意的妹子却不奋力去追,总是保持距离维持感觉。

  对了,就是那么一种感觉,很美很好的感觉。

  小枫第一次有记忆的见到兰草是在年级大会上。他和王思思相邻,要开会时见一女生过来和她搭话,一开会就走开了,那女生坐在前不远处。

  眼睛黑而亮,鼻子有点圆,尖尖的下巴,眉毛较浓,头发乌黑却不长,尤其是左眼下方还有一颗小小的痣,使整张脸美妙不可言。她不是那么出众,但是看上去感觉亲切无比。只要一笑起来,那眼睛便有如一汪澄澈的泉水,让人有股投身进去的冲动。

  就是如此的感觉让小枫心动了。由于这是一位“情诗王子”,其诗人气自是不少了。而且偏偏追求的是那么一种飘渺的感觉,看上去不免显得疯癫了。

  ··· ···

  花也送了,诗也写了,然后呢?

  我们的小枫同学自然还是接着享受自己的那种感觉,偶尔看她和别人聊天时的笑容,有时故意走慢观她行走的背影,看到她笑就很满足,看到人家的背影也蛮欢喜。自从送过花后,小枫发现自己和兰草偶遇的概率增大了很多。1班在1楼,4班在4楼,在教学楼也经常能碰到;在食堂、在操场更是经常;甚至周末在街上都碰到过好几次。

  大概是老天有眼,而且也是突发奇想,便有意让小枫和兰草经常邂逅。

  可惜这些“邂逅”都只是邂逅而已。一个静静地欣赏,一个怯怯地逃避,目光一触便是百般滋味杂生。在校园里偶然遇上,也是互不相识的样子,一个匆匆躲闪,一个亦步亦趋。此中滋味,怕是小枫自己也道不明白,不过总还是感觉美的。

  诗样的美。

  ··· ···

  又是一个星期日,小枫和胖子去散心。胖子是小枫十几年的同学,很要好的哥们。这次因为两个都有些心事,便一起去附近随便走走聊聊天。

  清静的地方自然是屋顶天台了。他们俩在特教学校里一居民楼的楼顶上,望江水渺渺,看远山雾隐,马达声寥寥显得很远的样子。

  偶然间往那学校门口一看,发现俩很熟悉的背影。是的,是兰草,另外一个经常和她一起的女生。还有一男生。

  小枫心里不免犯嘀咕,刚刚才在学校大门口看到她们俩,怎么又遇上了,而且还多了个人。没想到她还会和自己想的一样,有趣,这些天也是经常遇上。怪哦。

  怪不怪且不管,倒看看他们干嘛。他们就只是到特教学校里转一圈,没多久就走了,沿着原路往回走。

  和胖子谈了很多,到差不多了便打道回府。其实也快到晚餐时间了。

  他们学校外面的马路,沿街是一溜的小摊,每到星期天更是热闹。回去遇上一捏泥人的,可以五毛钱买个圈,然后站直身子扔下圈去套一个空罐头,圈比罐头大不多;也可以直接用钱买,有花,有鸟,有人,价格一元到十元不等。小枫看了看,觉着好玩,便买了个圈,一扔,套上了。老板说可以随便挑现成有的,也可以再现做。恰好没有其他顾客,小枫便请老板做了枝玫瑰花,老板技术很好,花做的不错,花瓣很薄。

  由于食堂还没有开,小枫就想先去打个电话。

  到了电话亭,恰好遇上兰草他们三个。兰草在打电话。这回小枫可有点无奈了,怎么老是能遇上呢?!手里拿着那捏着的花。

  看兰草打完电话,小枫走上前去伸出手,“嘿,送你。”

  兰草有点惊讶,用一双眸子注视着小枫。这回小枫变得很坦然,微微笑着,有点绅士分度。

  “哦。”兰草接过花,朱唇微启。

  她的朋友叫她走了。小枫手里拿起话筒,眼睛看着他们走开,直到转个弯看不到了,才插卡拨号。

 

  六

  “喂,疯子。那妹子是你对象不?”木头诡笑着,指着走在前面不远的一女生问小枫。木头是小枫那些弟兄之一,也是室友。

  小枫顺他手看过去,原来是小衣,2班的,一般朋友。

  “——哦,那不是2班李子的对象嘛,”旁边的胖子立马插话,“枫哥你搞上她了吗?”

  “哎,小枫,你对象不是4班那兰什么草的吗?”小虎也搭了一句。

  小枫还不及答话,木头又来了,“凯子,哪个什么兰什么草的啊?!”

  “呵呵,你问他。”凯子看着小枫回道。

  “唉,没有呢!都不是,有我还能瞒着你们不成。”小枫一脸无奈。

  “哼,不说就算了啊。不过前面那妹子不错,给咱争取过来试试啊小枫。”木头笑嘿嘿地。

  “算了啊,我要好好学习!”

  “哈哈、哈哈哈哈······”木头大笑起来,其他人也都笑起来。

  “哥 ,你牛!不过,那4班的兰草怎么样了啊?”小虎追问道。

  “没怎么样啊,本来就没怎么样,还能怎么样呢?”小枫坦言,还带着无辜的表情。

  “呵呵,是吗?我都听强仔说过你送花来着,怎么啊,别不是她对你没想法?”

  小枫摇摇头。

  “啊,难道她有对象了?”

  小枫耸耸肩。

  “哦?!那怎么了啊,怎么没得一个结果的啊?”小虎有点不耐烦、不服气。

  “就这么样啊,本来是什么样的就还是什么样啊!”小枫很认真地样子。

  “啊?!这样,呃,太伤兄弟我的心了。”小虎显出失望的神情。其他几个人也是不知所云,而且本来就知道得不多,听完正要发问,恰好听到上课铃响,便都只顾往教室冲了。

  二〇一〇年二月五日星期五

数据统计中!!
2
0
  • 推荐给朋友
  • 收藏
  • 打印此页
  • 挑错
上一篇:网络朦胧   下一篇:彼岸流年,繁花初开为谁凌落
文章搜索  
胆友评论
发表评论
验证码: 点击我更换图片
表情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关于站点  管理团队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隐私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加入收藏 链接加入 返回顶部
Copyright © 2003-2012 online services. All rights reserved. Template designed by /.
  备案号:粤ICP备08008756号
文胆天下 文涵斗胆纵横天下!文胆天下文学网文章收录专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