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 故事 - 戏剧 - 文学 - 日记 - 诗歌 - 小说 - 散文 -  恋爱世界 - 找胆友 - 图书馆 - 档案馆
字体:【
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小说 > 短篇小说 >
你的红颜,她的祸水
时间:2010-01-18 22:41   来源:原创   作者:夏忧   点击:   责任编辑:noone
女人,不要做男人的红颜,男人的红颜,糟糠之妻的祸水,为了男人家里的那个她,为了不做遭人唾弃的第三者,请自重!

  

  当白可知道一切的时候,是林一跟她提出离婚的时候,一个负情的男人,一个悲苦的女人。

  我并不认识白可,也从没有遇见过。我跟林一也不熟,只有一面之缘。整个故事里,我只是一个旁观者,我是看着这个故事从发生到结束,我没能阻止整个故事的发生,我很心痛,但我真的是尽力了。

  我跟小小是多年的好友,虽然性格方面有点不搭调,但因性格互补的原因,很多时候我都在迁就她。所以,那么多年过去了,我从没想过舍弃这段友情。

  小小是南方人,少数民族,标准的苗族姑娘。

  小小是那种比较固执又很自以为是的人,仿佛全世界的人都没有她有魅力,也仿佛世界上所有的人只有她是讲理的、善解人意的,在她的眼里,别人永远都是错的,受伤的永远都是她,从不会为自己检讨什么。正因如此,我对她迁就的同时,又多出了一份厌恶,我一直都感觉,人不能那么高调,低调一点未免不是好事。

  我也一直在纳闷这段友情我怎么能够维持到今天,可能与我的性格有关,保持沉默是我多年的习惯,所以我们之间的那份浅浅的情谊也维持到了今天。

  林一与白可是大学同学,大学毕业后一同去的深圳,在那个中国的最前沿,对于刚走出校门的他们充满了机遇与挑战,林一也曾雄心勃勃地向白可承诺,他要用最短的时间为白可创造幸福,给她一个温暖的家。白可也因林一的真诚与不可磨灭的那份上尽心而感动,在白可的眼里,林一就是那堵可以为她挡风的墙,这辈子跟了林一也是她最幸福的选择。

  七年的时间一晃而过,转眼间他们也从二十几岁的满腔热血,逐渐被社会的现实与一味不变枯燥的生活磨练的如同一张白纸,没有了激情。与林一在一起的这几年里,白可并没有埋怨过什么,虽然林一在一年前才给了她一个家,但对于白可来说足够了,她感觉一个女人,不必太强求什么,有一个家,有一个爱她的丈夫就足够了,必竟他们有那么长时间的感情,日子虽平淡无味,但有家在,有爱在,她也不会再强求什么。

  七年里,林一也没有让白可失望,他从一个小记者做起,也逐步做的有点起色。

  或许真是应了那句“七年之痒”的魔咒。

  2009年的夏天,林一因公出差我所在的小城电视台,小小是电视台的一个策划,应台里的安排,林一出差在此的这些天,全程由小小负责。许是小小刚刚从失恋的阴影里走出来,又许是林一过够了枯燥无味的生活,在机场相遇的一刹那,就深深的吸引了对方。

  这是我后来知道的,但小小讲给我听的同时,并不知道林一已经结婚,并且马上就要做父亲了。

  小小说,她终于体验到一见钟情是什么感觉了,真美。在我不知道真相的同时,我也很为小小高兴,必竟小小的前男友怎么跟小小分的手,我还是一清二楚的。小小为那个男人付出了很多,到最后,那个男人拿走小小所有的财产,不见了踪影。小小用了很长的时间才从那段痛苦的日子里走出来。

  找了个时间,小小把林一约出来,我们一起吃了一顿饭,林一给我的第一感觉并不好,总感觉这个男人比较狡猾,言语中听也与小小的一些坏毛病也挺像。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对上眼了吧。

  后来小小再跟我提起林一的时候眼神里已多了份忧郁,我忙问怎么了,我真怕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林一会欺骗小小,让小小再次受到伤害。

  “昨天送他去机场的时候,他告诉我他结婚了,并且马上就要做父亲了,那个女人叫白可,他们是同学,有着七年的感情”,小小无奈的跟我说。

  “幸亏你们接触的时间不多,既然如此,忘了他吧,天下好男人多的是,何必单恋一枝花?再说了,林一已经结婚,并且白可也已临盆,给爱一条生路,为了白可,为了那个未出世的孩子,放了林一吧”,我这样安慰小小。

  小小把头靠到我的肩上,用力抱了抱我,什么也没说。

  小小与我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,从来都不来往,出了事情,不管好的坏的,又都会在第一时间通知对方。对于这份友情,我很无奈,对于小小,已像亲人一般,虽说不怎么喜欢,却又不舍得抛弃。

  一次逛街时,正好在一家饰品店看到小小,她在对着镜子试耳环,寒暄了一会儿,小小提议去KFC坐会儿。听到这个提议我便知道小小肯定要对我说些什么。

  果不出所料,刚落座没几分钟,小小便向我提起了林一,小小说他们一直都在联系,林一已做了父亲,白可给她生了个大胖小子,不过白可好像发现了林一的异常,我震怒了,对着小小不顾形象地嚷了起来。

  “为什么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,为什么还要与林一联系,为什么不为白可,不为那个孩子想想,我真为你的自私感到羞耻,小小,从今天起,林一在我的心里一文不值,如果你还执迷不悟的话,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,林一给过你什么,又给你承诺过什么?”

  “什么都没有,不过在国庆节到来时,他会给我一个结果,会告诉我是选择他的家庭还是选择我?”

  “疯了,你***的真疯了,你有没有想过白可还在做月子,你有没有想过一个刚出世的婴儿就要因为你而失去一个父亲,一个完整的家?”此时的我已近歇斯底里,完全没有形象地对着小小大骂了起来。

  小小低着头不再说话,我知道固执的她不会放弃的,也知道以她自私的性格也不会罢手的,调理了自己的情绪,我也安静了下来。

  “小小,我不是故意这么骂你,不管是做人还是做事,我希望你能有分寸,不要做让人唾骂的恶人,也不要做抬不起头的小三,我是你的朋友,我不希望看到你走到那天,同样都是女人,如果今天你站在白可的位置上,你会怎么做?在刚生完孩子的日子里与你的丈夫签下离婚协议书吗?更何况林一现在没有给你任何承诺。”

  或许爱情真的能让人昏了头脑,我说什么都已没有用了,小小已经为爱走火入魔,但,白可,这个无辜的受害者,那个刚出世的孩子,他哪里错了,刚出生就要接受快要失去父亲的事实,我怜悯着白可,又担心着那个刚出世的孩子。我在心里祈祷:但愿林一能够想明白哪头轻哪头重,哪头才是他最温暖的港湾,给白可一份安慰,给孩子做一个好的榜样,做一个合格的父亲。

  国庆节的前一天晚上,我接到了小小打来的电话,电话里的小小声音已沙哑,泣不成声。因当天晚上有事走不开,安慰了一会小小便挂了电话。挂完电话,心里长长地嘘了一口气,暗暗地说了一句,林一,好样的,我代白可谢谢你。

  之后与小小又断了联系,大概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,小小打电话给我,说要去深圳出差,一周后回来,并未提及林一,说了几句祝她顺风的话便挂了电话。

  可能是我太相信林一了,也不能单只说相信林一,在我的印象里,男人说出的话,一言九鼎,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,绝对不会出尔反尔,可林一真的让我失望了,这次,我并不怪小小,以小小的性格,受伤过后的她,如果不是林一主动跟她联系,她是不会再缠着林一的。

  小小回到这座小城时,是我接的机,将近两个月没有见面的小小此时在我的面前,容光焕发,眉飞色舞,唧唧喳喳的一直在我耳边说个不停,我的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小小此次的深圳之行,让林一与白可之间的危机又加深了一层,我在心里暗暗说道。

  不愧这么多年彼此之间的了解,林一虽说在国庆节时答复小小选择家庭,但过后,他们之间的联系并未间断,只是小小一直猜不透林一的心思,又因林一一直的关心,与小小两个月来没有见面的这些日子,其实她与林一一直没有断了联系。

  我的心里忽然升起了一股无名火,我不管爱情有多伟大,也不管爱情能让人有怎么样的疯狂,在此刻,我对小小完全失望,甚至绝望。

  我打心眼里开始厌恶小小,这个多年来我一直迁就的小小,我非常的寒心,为这样的一个朋友,为林一这么不负责任的一个男人。

  白可把青春都给了林一这个男人,七年,女人能有多少个七年能折腾,是的,已过三十的白可不再年轻,也不似少女般靓丽,但她多了一种美,一种母亲的美。当一切安定下来,当终于有了一个男人给的一个家,忽然间,男人说,我们离婚吧,白可又可怎样承受这份残酷的现实,尤其面对着那嗷嗷待哺的婴儿。

  当小小再一次约我出来时,我已做了最后的决定,这场游戏里,不管谁对谁错,如果小小不在此时退出,我们多年的友情走至今日划上句点。

  “林一说了,他要跟白可离婚,然后娶我,并且白可已知道了一切,我想,白可会放弃林一的,林一是爱我的。”小小小心翼翼的对我说。

  “林一与白可离婚不是不可以,你与林一在一块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小小,就算林一与白可真的没有了感情,就算他们真的要离婚,就算是林一为了你要与白可离婚,但在这个过程里,你就不能不出现吗,如果林一是真的爱你的,如果林一非要与白可离婚,那么小小,你就不能等林一离了婚再来找你吗,为何在这个期间,你还要去煽风点火,你不觉得是在做贱自己吗?”我很无奈的说。

  “你找一个离过婚的男人,我并不反对,爱的面前,人人平等,我不会去歧视什么,但在这个游戏里面,你主导了白可,你与林一的纠缠,让林一不顾家庭,不顾一个父亲的形象去跟一个产期的女人谈离婚,我一而再再而三地跟你强调,宁可牺牲自己,也不要让一个刚出世的孩子失去家庭,我也苦口婆心地与你谈心至半夜,虽然你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,但为了他的家庭,你要忍痛地去开导他,让他放弃你,以家庭为重,并且告诉他,你与他的一切都是你想玩玩的想法,让他不要当真。如果他真的想要与白可离婚,就算没有你他也会离的。可你怎么回报我浪费的这些口水的,小小我真的看错了你。”我闭上眼睛,将眉头紧皱,我真的感觉很悲哀。

  “爱,让我身不由己,我一心想要得到他,对于白可,我真的很抱歉。”小小辩解道。

  我拿起包,狠狠地看了小小一眼,头也不回地走了,或许那个眼神就已经让小小知道了我做了什么样的决定。

  回到家里,我让自己大哭了一场,为我的无能为力,虽然我没见过白可,也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,但是我真的为她感到心疼。

  那天起,小小与我再也没有联系过,我也没有主动联系过她。或许与她的友情在那一天真的就划上了句号。

  我不知道现在的林一与白可有没有办完离婚手续,也不知道白可是否经得住这沉痛的打击,那个刚出世的孩子,是否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完全记住了这个不负责任的父亲的模样。

  我不想再去打探什么,也不想听到任何一种结果,不管好的消息,坏的消息,对我来说都失去了原有的意义,在这件事情中,就算林一再怎么弥补,白可始终都受到了不可弥补的伤害。

  写下这些,忽然感觉心里空空的。

  我对爱情了解的不多,也不知道爱情是个啥滋味。在这个故事里面,或者在我们生活的周围,当爱情靠近,是你的,请好好把握,不是你的,放爱一条生路,也给他人一条生路。爱情的痛或许是赤 裸裸的痛,与其抛给别人,不如留给自己,自己的爱情还可以遇到,别人的家庭却无法再挽回。

  围城里,男人们或许会有几个绝对的异性朋友,请称之它为“蓝颜”。

  女人,不要做男人的红颜,男人的红颜,糟糠之妻的祸水,为了男人家里的那个她,为了不做遭人唾弃的第三者,请自重!

 

 

 

数据统计中!!
1
0
  • 推荐给朋友
  • 收藏
  • 打印此页
  • 挑错
上一篇: 深 圳 风 云 之 外-----鬼 泣 之 鬼   下一篇:单循环幸福链
文章搜索  
胆友评论
发表评论
验证码: 点击我更换图片
表情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关于站点  管理团队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隐私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加入收藏 链接加入 返回顶部
Copyright © 2003-2012 online services. All rights reserved. Template designed by /.
  备案号:粤ICP备08008756号
文胆天下 文涵斗胆纵横天下!文胆天下文学网文章收录专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