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 故事 - 戏剧 - 文学 - 日记 - 诗歌 - 小说 - 散文 -  恋爱世界 - 找胆友 - 图书馆 - 档案馆
字体:【
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小说 > 短篇小说 >
深 圳 风 云 之 外-----鬼 泣 之 鬼
时间:2010-01-11 01:04   来源:   作者:妖妖   点击:   责任编辑:倾城之恋
我们这些道上的,说白了,脑袋都挂在裤腰上,不小心堤防着,说不定哪日就被不同路的顺手摘了去。 人命的价值,在我们这群人眼里,不值一提。杀一个人,如同捏死一只臭虫,没有怜悯和同情,只有麻木不仁的血腥和快感。杀手,不是你杀死别人就是别人把你杀死,唯有无情才

我们这些道上的,说白了,脑袋都挂在裤腰上,不小心堤防着,说不定哪日就被不同路的顺手摘了去。

人命的价值,在我们这群人眼里,不值一提。杀一个人,如同捏死一只臭虫,没有怜悯和同情,只有麻木不仁的血腥和快感。杀手,不是你杀死别人就是别人把你杀死,唯有无情才能使你的刀你的枪更快,才有资格留命。

在深圳这个地儿,纸醉金迷莺歌艳舞的围绕下,我们每个人淌过的浑水决不比喝掉的酒水少!

我是薛东。名字普通,但不要轻视我的本领,我的目标是干掉任何一个该死在我手里的人。一,是我对老大十四的忠诚。二,从不轻易出动,需要我动手的人,那一定是……..

都说我冷,只因我是一个杀手。外面的人都称呼我:铁面冷冬。

在龙兴待了四年,十四待我如亲兄弟。他说过,闯荡江湖,要想为王,除了拼勇斗狠之外,最重要还是把揽兄弟间的感情。正所谓,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没有几个铁杆的下手打理,缺少聚心力,再大的龙兴,也会像盘散沙。

三月初三,晴。诸事不易。忌出行。

咚。咚。咚。咚…….当那枚被嵌在移动钢板之上的五角硬币已不知被我打穿过去多少次,只剩下一个铜环的时候,手下的兄弟恭敬的将手机递了过来:东哥,十四老大找。

我放下枪,接过电话。听后,心头一丝凝重。

十四说,莫云今晚将要出席一个化装晚会。叫我务必亲身去护场。

也难怪,莫云乃是龙兴大佬莫老实的女儿。莫老实终身未娶,身边也未见有任何亲人。只听说,他把龙兴当作他自己的家,把龙兴每个少仔都当成是他的亲儿子。而莫云却是他出广东那年,半路带回来的孩子,具体什么底细除了莫老实谁也不知道,当时已有六岁,后收为义女,送学读书,好学琴艺和舞蹈,样样优秀且聪慧懂事,莫老实奉为掌上明珠,容不得她有半点意外差池。

难怪这次十四亲自交代行事。并特意交代我要注意高老大那边的人搞鬼,两帮多年的恩怨至今难了是事实,近段时期因为油富那块地,矛盾尤其白热化,似乎非要有个了断。他手下鬼泣,早闻此人冷酷无情,杀人如麻,不达到目的决不罢休,狠人一个。旁人都传说此人是专给阎王送命的。这次更要注意设防,很有可能派他出手祸我帮事。如此强中手,我倒要好好见识见识。

晚上七点三十分,舞会如约开场。所有灯光一起打亮,各色光束交错重叠,照射在舞会每一个角落,流光溢彩,明暗交错。我面无表情一副无所谓的样儿,但我知道我不容自己的心有半点放松。

点一支烟,斜立于舞池旁的厅柱旁,袅袅的烟雾在指间徐徐缭绕,华丽乱舞的灯光和喧嚣的人群掩藏了我,也掩饰了我如鹰般锐利的眼神。没人会注意到离莫云儿最近的角落里,我的存在。这样很好。

舞会接近半场的时候,一个晚来的人引起了我的注意。

要相信杀手敏感的知觉。那种从一举一动流露出的味道,对我来说太过于熟悉。他静静的坐在角落里,不喝酒只是抽烟,抽的很凶。我想这一点他和我一样。活在一个相对比较缺乏感情世界里的杀手,通常少不了会有对某一种事物的依赖,比如对女人,比如酗酒,比如吸毒,当然更会是不停的抽烟以镇定自己的神经。不愿死在别人手下,却无所谓死在尼古丁的手里。这算是男人的通病。

他的眼神在场内游走,自然随意,化装好的面具遮盖了全脸,但却无法掩饰他身上透露出的危险讯息,我闻到噬血的味道,很危险。

云儿被一大群人簇拥着在舞池中欢快的舞蹈。我在她身边安排了四个人,随身保护。真不知道莫老实为什么就因为是她喜欢的事,就放任她来参加这种什么狗屁狂欢化妆舞会,人多事杂,虽然来人都经过层层检查,但要知道,真正的高手总有机会把凶器弄进来。

他的眼神停留在云儿身上的时候,我知道他已确定目标。一派若无其事镇静的样子,让我对他的判定更加笃定。或许随时,他都有可能突然行动,猛扑上去。

只是他还一直默默坐着,直盯着舞池中的云儿。眼神悠远且复杂,手指因为握的用力有青筋暴起,是想起什么别的事?还是将要作出什么决定?旁人不得而知。

看什么这么入神?我问。

他稍微一怔,可能没注意我什么时候坐在他旁侧的位置。

没什么。他冷漠的答。

兄弟可是对那边的女孩感兴趣?我说。

是又怎样。依然没有表情。

是,就只有留下你命。不是,就请离开。

若我非要呢?

那就无话可说了,我想你我之间,动口不如动手。

哼,够直白,不愧是人称铁面冷东。

彼此彼此。

后台,化装台后的隔间。  

鬼泣用他的手指不停的摸着他的来福,而我的凌锋七四也早已指向他。  

鬼泣:我要带她走。

我不由一怔。本以为他会选择一种决斗的方式来。没想到张口却是关于索求一个女人。

哈哈哈哈!我不由大笑。想不到素闻从不随便碰女人的索命杀手鬼泣也开始乐得思****了?

她是我命中注定要遇见的女人,她比我的枪更适合陪我一生,我要带她走。 

笑话,岂是你说可以就可以的?想带人,先问问我的枪。

镜子里,照着两个男人剑拔弩张的身形。

子弹已上膛,随时待发。 

突然门开,有一人儿扑了进来。竟是云儿。

云儿你?怎么会到这儿来,出去。 

不,东哥哥,我求你,不要开枪,放过他,我求求你。

我更是迷惑。想不到鬼泣居然和云儿有情,大家都还蒙在鼓里。 

三人一番交织过后(省略2615字)…….可怜的云儿早已是泪如雨下,鬼泣竟然铁了心要洗去腥手,和云儿一起远走,其中两人的悲欢爱情竟叫我心痛。想不到这两人倒有那么多故事。 

我该如何抉择?看着云儿那双无限悲伤乞求的眼睛,还有鬼泣一个堂堂男儿却对我躬膝相对的样子,我的脑海突然被熟悉的画面冲击……..  

心头一阵酸涩,竟想起当年我在牢里时小柔绝我而去的情景…….

舞会将要结束了。除了我周围安排的兄弟,没有人注意我们三人曾离场的事。云儿依然在舞池中倩影游走,鬼泣依然坐在他的座位上,狠狠抽烟,目光凝视着他心中的佳人缓缓而来,褪去面具,用犹如西子湖一样清澈又忧郁的眼神看着他。两人没有任何语言。  

我知道我该收场了,我保证的是她的安全,但我更想保证给她幸福,爱情本无罪,有罪的是人,是不懂珍惜,是纠葛情仇…..那些东西与真正相爱的人都无关。

最后一次,我问她:云儿,我们回去吧。 

她看着我,眼神里有感激和肯定,我知道她对自己已有决定。我没有再多说。

龙皇的酒吧里,我一人独坐在角落。摇曳着杯中犯着麻醉味道的液体,透过玻璃,我又看到里面小柔的影子,我问:小柔,你说我做的对吗?我看到她在桌子的另一端对我笑,这四年来我第一次看到了她对我笑…….我不仅心中坦然,我知道老大会来找我,但我已不去想太多以后的事。 

鬼泣和云儿一起失踪了,我知道他们有一天会以圆满的方式回来,只是不是现在。

都说男人爱一个女人的最高境界是上床,可有谁知道,当一个杀手放下了自己的枪,那就代表他放下了自己的脑袋。连死都不怕的人,又何惧心魔,何惧不能再去爱?世上本没有太多仇恨,只因人们想得到的太多太多。放下屠刀,执起温暖小手一起走路,我想也不失为男人大境界。 

此文接上篇 怜香惜玉 风云之外-鬼泣. 

纯属捣乱,文笔有限,大家别乱拍砖!瞎扯半天,自己看着也不满,下次多加锻炼,你们先将就着看……顺便送下鬼泣兄弟,祝前途光明!

数据统计中!!
0
0
  • 推荐给朋友
  • 收藏
  • 打印此页
  • 挑错
上一篇:甜蜜的疼痛(赠雨歌)   下一篇:你的红颜,她的祸水
文章搜索  
胆友评论
发表评论
验证码: 点击我更换图片
表情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关于站点  管理团队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隐私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加入收藏 链接加入 返回顶部
Copyright © 2003-2012 online services. All rights reserved. Template designed by /.
  备案号:粤ICP备08008756号
文胆天下 文涵斗胆纵横天下!文胆天下文学网文章收录专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