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 故事 - 戏剧 - 文学 - 日记 - 诗歌 - 小说 - 散文 -  恋爱世界 - 找胆友 - 图书馆 - 档案馆
字体:【
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小说 > 短篇小说 >
甜蜜的疼痛(赠雨歌)
时间:2009-12-16 22:18   来源:   作者:乌托邦   点击:   责任编辑:倾城之恋
甜蜜的疼痛 雨歌狠狠的咬着嘴里的大白兔奶糖,使劲的嚼着,想着心中的不快乐。独自在昏黄的路灯下慢慢前行。突然嘴里一股甜汁倾注了整个口腔,流到蛀牙的洞里,于是开始疼痛。雨歌捂着左脸, 发出嘶的一声,皱了皱眉头。夜风顺着街道刮来,雨歌打了个冷颤,紧了紧衣领

甜蜜的疼痛

雨歌狠狠的咬着嘴里的大白兔奶糖,使劲的嚼着,想着心中的不快乐。独自在昏黄的路灯下慢慢前行。突然嘴里一股甜汁倾注了整个口腔,流到蛀牙的洞里,于是开始疼痛。雨歌捂着左脸, 发出“嘶”的一声,皱了皱眉头。夜风顺着街道刮来,雨歌打了个冷颤,紧了紧衣领。孤寂的身影还在慢慢前行。

雨歌想起了自己刚摔门离开家的情景,那副决绝的样子像极了自己的母亲。她总是想不明白,为什么母亲要对她如此冷淡,甚至让她怀疑她不是母亲亲生的。抬头望望星空,满天的星星都在眨着眼睛,很难得的一个群星璀璨的夜。雨歌走累了,来到街边公园里的石凳旁,看着没人,索性躺在了上面。看着浩淼的星空,想着自己的心事。

从小,雨歌就被母亲灌输了一种思想,自己的事情自己做,不要依靠任何人。包括自己最亲的亲人。母亲这样说着,也是这样做着。记得上小学第一天,别的小朋友都是父母送着去学校,只有她一个人自己做公交车,竟然在车上睡着了,被好心的司机叔叔叫醒,又送回学校。她当时心里怕急了,怕迟到被老师罚站。在教室门外颤颤的喊一声报告,老师和蔼可亲对雨歌笑笑,当时雨歌惊呆了,心想如果母亲经常这样对自己就好了。可是母亲的笑容却是那么难见。老师亲切的说:“雨歌同学,以后要早点呀,不能迟到了哦,迟到就不是好学生了。”现在这件事已经隔了十几年了,但雨歌还是深深的记着,总是不能忘记那个亲切的笑脸,而且时常拿这个笑脸和母亲对比。记忆中,下雨的天气,母亲从来不会去接自己放学。按照母亲的理论,人生中的风雨可比这要大的多,总不能一辈子活在别人的庇护下吧。一次下暴雨,雨歌头顶着书包往家的方向跑,当到达家以后,全身都湿透了,然后便是几天的感冒发烧。而在病中,从来没有看到母亲怜爱的眼神,只是严肃的用命令的口吻让自己喝下那苦的难以下咽的中药。药水中每次都是参合着自己的眼泪。病好到校后,立马就是期中考试,毫无意外的雨歌得了很差的分数,当把卷纸拿给母亲时,迎来是一阵冷嘲热讽,雨歌忍着泪水,默默的告诉自己,不能在母亲面前掉眼泪。于是严格的要求自己,心里和母亲别着一股气。当拿到第一次的奖状给母亲看时,母亲只是轻瞄一眼,当时雨歌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在母亲眼里什么也不是。做坏了得到的是怒骂,做好了也只是一个冷眼。没有鼓励没有夸赞。每每这个时候雨歌都会想父亲,偷偷跑到父亲那里。诉说心中的苦闷。但父亲总是说母亲挺不容易的,要自己学会谅解,可是雨歌不明白,既然父亲那么理解母亲,为什么他们还会离婚?母亲还不准雨歌去找父亲。烦心的事总是越想越烦。雨歌闭上了眼睛,打算在石凳上过夜。

因母亲的不闻不问的教育方式,已经让雨歌变得很独立。所以在她心里,她什么也不怕。她只想能够早日离开这个家,这个没有一点人情味的家。只是夜风吹的真的很冷,雨歌双手抱紧自己,却还是忍不住发抖。雨歌想,快点睡着吧,睡着了,就什么也不会想,也不会有感觉了。嘴里轻轻的哼着小曲,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。迷迷糊糊,睡意一点点袭来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雨歌突然感觉到有人在摸着自己的头发,身上也被披了一件衣服,一下子好像暖和多了。眼睛慢慢的睁开一条缝,借着草地上的装饰灯,看到是自己的母亲,第一次看到母亲如此慈祥的面容。正要睁开眼睛,却有冰冷的水滴落到自己的眼皮上,不由自主又闭紧了眼睛。接着又有第二滴,第三滴落到自己的额头上。过一会又听到母亲的喃喃自语。

“雨歌,都是妈妈不好。我不是一个称职的妈妈。看到你手里的大白兔奶糖,我就知道,你又生妈妈的气了。从小妈妈就不让你吃这个,主要怕你长蛀牙,于是你每次和我生气就故意买这个来吃,其实这些妈妈都知道。从小妈妈对你比较冷淡,于是你一次次的往你爸爸那里跑。刚才妈妈说爸爸的坏话,你接受不了,就和妈妈耍脾气跑出来。其实你知道嘛,大人的有些事,真的不想和你说。妈妈只是希望你以后能够独立,不要依靠别人。”

雨歌突然翻身起来,抱住母亲。“妈妈,你有什么事不能告诉我呢?我已经长大成人了,我已经20岁了,都是大学生了,马上就要走入社会,参加工作了。”母亲擦着雨歌脸上的泪水,“是呀,这么快,你也长大了。看来有些事,也该告诉你了。”“妈妈,您看,您都长白头发了,都是我不好,惹您生气了。”雨歌拔下一根母亲的白发,放在母亲的手里。“看来,是我老了。”“妈妈怎么会呢……”雨歌看着自己的母亲表情又变得严肃,于是声音渐低了下来。“雨歌,其实你爸爸是一个卧底警察,已经十年了,因为工作的原因,也为了我们母女的安全,所以才和我离婚,而我也不让你去找爸爸。对于你,也许这一切有点过份。可是又能怨谁呢?谁让你是我们的女儿。为了不让你痛苦,我只能教你学会冷漠,学会自立,要怪,就怪我吧。”“妈妈……”雨歌听着母亲所说的一切,突然觉得母亲才是受害者,才是最无孤的人,可是自己却不能体谅母亲,还一直和母亲作对。从小到大都没让母亲省心。“雨歌,咱们回家吧。外面冷,小心感冒了。”“嗯,妈妈,我扶你。”

静静的夜中,雨歌和母亲相搀走在回家的路上。当心事一切说明后,突然感觉一身轻松。这是雨歌第一感觉。原来并不是母亲不爱她,只是另类的爱,即使是疼也是甜蜜的。

“站住,你们是李宇的家人吧,今天就算你们倒霉了,遇到这个条子当家人,我也只能可怜你们了。哈哈……”突然路中间跑出一个看不清面容的人,手里拿着刀,在路灯的照耀下,一闪,那光线刺到了雨歌的眼。

“不准这样说我爸。你是谁,你要做什么?”不自觉的雨歌紧紧抱着母亲。

“雨歌,你快走,我来拖住他。”母亲将雨歌拉到自己的身后。“快走呀。”

“不走,我要和您一起。”雨歌抓着母亲。

“你们一个也别想跑,李宇那死条子让我失去家人,我也要让他尝一下失去家人的痛苦。”挡路的人突然向前扑来。

“快走,去报警。”母亲大喊着,死命的抓住挡路的人。

雨歌听从母亲的话,边用手机拨通110,边没命的往前跑,找地方躲起来。耳边似乎传来母亲的惨叫声。她已经可以想像到母亲满身的鲜血。直到听到警笛声,雨歌才大胆的走了出来,看着警察把歹徒制服。看着路中央躺着一动也不动的母亲。人们慌忙把母亲抬上车,雨歌紧紧的抓着母亲的手,感受着母亲的体温逐渐冰冷。这时雨歌却忘记了流泪。也许母亲早已想到会有这么一天。那我就应该笑着,这样母亲才能安慰。雨歌心里默默的想着。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笑容。

 

心要飞留也难留不用去追
梦要碎就让我再多一点睡
山水苍茫天地尽头彩云归

这一生一世的奔波 很累

爱不悔望了又望好想留泪

头不回就让我喝最后一杯

儿女情长涌上心头就沉醉

那一哭一笑的模样很美

小小年纪就要学会面对

有些事想起来真让我们惭愧

小小年纪就该学会无畏

有些人活到老能有真情几回


 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假作真时真亦假,无为有处有还无

 

PS:小雨歌,不好意思呀,今天才写出来。你应该能谅解我吧。呵呵

 

数据统计中!!
1
0
  • 推荐给朋友
  • 收藏
  • 打印此页
  • 挑错
上一篇: 世界的尽头   下一篇: 深 圳 风 云 之 外-----鬼 泣 之 鬼
文章搜索  
胆友评论
发表评论
验证码: 点击我更换图片
表情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关于站点  管理团队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隐私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加入收藏 链接加入 返回顶部
Copyright © 2003-2012 online services. All rights reserved. Template designed by /.
  备案号:粤ICP备08008756号
文胆天下 文涵斗胆纵横天下!文胆天下文学网文章收录专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