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 故事 - 戏剧 - 文学 - 日记 - 诗歌 - 小说 - 散文 -  恋爱世界 - 找胆友 - 图书馆 - 档案馆
胆友资料
夏忧  文涵淑女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
加为好友
胆友等级:员级 胆友积分:500 注册时间:2008-11-11 12:11 最后登录:2010-03-03 15:03 个性签名:0
字体:【
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散文 > 抒情散文 >
忆起了青春,泪湿了双眼
时间:2010-03-03 13:31   来源:原创   作者:夏忧   点击:   责任编辑:倾城之恋
真正属于我们的青春的日子到底有多少,那些叫做青春的日子到底开散在哪个季节,我们把怎样的日子叫做青春,这些问题似乎很模糊,又似乎很清晰。而青春二字每每经过我们的耳边,总感觉似曾遥远而又如此接近。 当春晚的舞台上脱离人们多年的小虎队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,当

    真正属于我们的青春的日子到底有多少,那些叫做青春的日子到底开散在哪个季节,我们把怎样的日子叫做青春,这些问题似乎很模糊,又似乎很清晰。而青春二字每每经过我们的耳边,总感觉似曾遥远而又如此接近。

    当春晚的舞台上脱离人们多年的小虎队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,当往日的歌曲重新冲击着我们的耳膜,那熟悉的旋律,那似曾相识的舞台,那依旧优美的舞姿,那依旧活力四射的身影,又勾起我们多少的回忆,我们对青春的回忆。小虎队出道很早,但我知道的并不早,十七八岁的年纪,很偶然的一次听到适合当时年纪的歌曲,从此便知道了小虎队,也对小虎队的歌曲近乎疯狂的追求了起来,七八年的时间过去了,而如今再次听起,再次回放小虎队的MV,多少感动与愁绪涌上心头,为那些曾经走过的日子,为那个懵懂的年纪,那些懵懂的情愫。

    我相信,当人们再次看到小虎队的重逢,在心中又会凭添几许欢笑,几许忧愁,舞台上的小虎队变成了老虎队,曾经那么青春靓丽、纯洁无暇的小虎队员,经过二十年的风沙洗礼,再也看不到年轻的身影,成熟与稳重取代了他们最美的时光,舞台上的他们虽仍旧默契,风采裴然,但身上的那种属于青春的气息再也看不到。

    看着他们的演出,我不禁热泪盈眶,相信很多的人也会像我一样,想起那些叫做青春的日子,那些明媚与忧伤的日子,一尘不染,不掺杂一丝瑕疵。为了生存,那些青春我们搁在心底多少时候,不曾记起,又或很久都不曾忆起。因为,想起那些,想起那些年的那些日子,总会情不自禁的叹息,怀念,再怀念,回忆,回忆,再回忆。

    而回忆又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,虽如此,但在很多的时候,我们却身不由己,一遍又一遍的回忆着,或泪眼婆娑,或轻叹微笑,只为了对青涩年代的无限的追忆与深思。

    青春时期的我们会相信友情真的会地久天长,青春时期的我们也真的会相信一辈子的哥们,一辈子的姐们的誓言,多纯洁啊,多傻冒啊,当友谊灰飞烟灭,当哥们与姐们形同陌路,当地久天长的友情消失得无影无踪,还相信友谊吗,还相信誓言吗,或许这就是青春吧,傻不啦叽的青春。

    属于青春的文字在现在的年龄我不敢再翻看,生怕某一个敏感的字眼会勾起那些无尽的记忆,因为,迫于生存,我们已没有那个资格去回忆青春。回忆青春,太奢侈的想法。明朗的笑容,从容的哭泣,低浅的微笑,羞涩的面庞,在今天的日子里,也只能在当年的照片上看到,饱经沧桑而又看透人情事故的我们,怎能再拥有如此灿烂晴朗的时光。

    我不知道究竟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达此刻的心情,这几天一直在看一些关于小虎队的东西,反复播放一些小虎队的歌曲。元宵晚会上,当小虎队含泪唱完《星光依旧灿烂》,我却似失恋般的痛苦,星光依旧灿烂,往日的情景一一浮现,星光依旧灿烂,只是那些青春已经走远。就似那日的小虎队,元宵晚会结束,又从我们的视线消失,或许永不再见,或许也能相见,只是不知在何年。

    近日的基础人力招募如火如荼,一日,一位男同事回到办公室非常无奈的说,我今天都被人叫做叔了,一屋子的人笑了起来,笑过之后呢,想想那些孩子基本上都是9293年的,我们能不服老么。那不可一世的表情,那脑子里怪怪的想法,多像当年的我们,遇到无奈处,只能说,嘿,曾经我也青春过,也当安慰一下年龄不饶人的痛楚吧。

    总在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,八零后的我们正当年,八零后的我们还年轻,光阴在流逝,时光老人在轻笑,当别人叫起叔叔阿姨的时候,摸一摸八零后的脸蛋儿,还在稚嫩青春么,当世俗的流言将我们紧紧埋没,我们还能从容的不去束缚自己么。

    青春愈走愈远,那些青涩的日子也只能在心底越藏越深,今天忆起青春,再次不知要在何时才会这么有勇气的想起。

    闻知文雯与十五就要走了,在以后的文胆上,我们再也不能看到这两个人的ID,虽未曾谋面,却于老朋友般亲切,青春的尾巴尖上,超级文胆,又似一个缘分的使者,让我们相识相惜,经年以后,当离开富士康,忆起超级文胆,那又将会是怎样的一种滋味呢,是否也如现今这般,忆起了青春,泪湿了双眼。

    记得年后发的第一篇文是《又是一个离家的时候》,那不是第一篇,虎年的第一篇文是一篇祭文,《为逝去的人儿点一柱清香》。那个逝去的人儿,是陪伴我们一路走过青春的人,他的默然离去,让我们全体知情的同学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心痛惋惜,原本十指连心,心心相印的同窗,如一颗流星般滑落了,青春的句号不再完美划上,十指出现残缺,与心脏狠狠剥离,那又是怎样的一种疼痛,我们痛失的不只是一位好的同窗,是青春,是一起走过的那些青春年代的日子,它永远也不可能从我们的记忆中抹去。

    真的无法不去回忆青春,那有着我们太多的纠缠与酸楚。虽然我们早已满身风尘,虽然我们早已历尽沧桑,虽然在我们的身上再也看不到青春的影子,但是当青春的画面在某个地方一瞬间的上映与定格,我们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下久违的泪水,再次忆起属于我们的那些清纯的日子。

 

数据统计中!!
2
0
  • 推荐给朋友
  • 收藏
  • 打印此页
  • 挑错
上一篇:为逝去的人儿点一柱清香   下一篇:类似爱情
文章搜索  
胆友评论
发表评论
验证码: 点击我更换图片
表情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关于站点  管理团队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隐私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加入收藏 链接加入 返回顶部
Copyright © 2003-2012 online services. All rights reserved. Template designed by /.
  备案号:粤ICP备08008756号
文胆天下 文涵斗胆纵横天下!文胆天下文学网文章收录专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