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 故事 - 戏剧 - 文学 - 日记 - 诗歌 - 小说 - 散文 -  恋爱世界 - 找胆友 - 图书馆 - 档案馆
字体:【
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散文 > 伤感散文 >
龙城岁月(一)没有结局的冬天
时间:2010-03-04 20:27   来源:原创   作者:青园小酌   点击:   责任编辑:noone
11月初的太原下了一阵子大雪。雪停后,天气很冷,到处侵袭着冰冷。马路也在寒冷中凝结成冰路。连人们的呼吸也似乎被寒冷冰冻。 这个早雪的冬季,带来的是太多的伤心与离别。在雪停的第三个晚上,朋友出了车祸。而关键是都不知道被什么撞到。等我见到他时,胳臂已经缠上

  11月初的太原下了一阵子大雪。雪停后,天气很冷,到处侵袭着冰冷。马路也在寒冷中凝结成冰路。连人们的呼吸也似乎被寒冷冰冻。

  这个早雪的冬季,带来的是太多的伤心与离别。在雪停的第三个晚上,朋友出了车祸。而关键是都不知道被什么撞到。等我见到他时,胳臂已经缠上绷带。骨折。待伤势稳定后,朋友决意离开这座城市。也是,女友的分手,接着是车祸,接连的打击让这个男人苦痛不已。在机场那是我最后一次在太原见到朋友。进入登机安检口的时刻,我们都没有言语,彼此拥抱作为告别。这个城市留给他了太多的无奈与伤心。随着飞机起飞的轰鸣,愿他能丢掉一切不快的过往。

  看天气情形,最近还有风雪,故周末时我就趁着晴天外出溜达一段时间。吱吱呀呀的103路电车,因这寒冷而不似往常的拥挤。临窗而坐,便可欣赏这路两旁的景致。沿路除了清理出窄窄的路面供行人走以外,其余地方全部都是堆积的小雪山。不时有包裹防滑链的车子,哗哗的碾过光滑的路面。连车的顶棚都覆盖了厚厚的一层积雪,远远望去宛如一座座移动的小雪丘。两旁的街面也不见了往日拥挤的小商小贩,即或是林林总总的店铺也失去了昨日的繁忙。一两个店主模样的人,裹着厚厚的羽绒衣,双手抱成筒状,各自依靠在店门口,不时左右顾盼,似在寻觅是否有顾客到来。哪里还有什么客人,此刻只怕人们都躲在温暖的家中来躲避这肆虐的严寒。

  这条路是太原的主干道之一。绿化带中的植被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包裹防冻棚,便因这早雪而深埋在厚厚的冰冷中,组成一道道白雪皑皑的景观带。国槐高大而褐色的躯干,在白雪的映衬下愈发的黒越。远观去,突兀的枝桠,黑色的树干,积压着白的雪,仿佛一幅水墨画面。高楼大厦也只留下依稀的轮廓,积雪为这些混凝土建筑盖上一层白衣,似乎借着这厚厚的覆盖便是一种暖的感觉,却不知覆盖下面依旧是冰冷。就连昔日各色的广告牌也淹没在这大雪之中,不见了风格迥异的汉字店名。这个季节的城市,剩下的只有积雪与寒冷。

  103路电车的车厢冷冷清清。间或有人上车下车,每个人都莫不包裹的严严实实,密不透风。寒冷占领了整个车厢,空气中弥漫着冰雪的味道。我把脖颈深深的缩在衣服当中,连双手也括成筒状。不给寒意留下能够入侵的任何空隙。而每个乘客也如我一样,蜷缩在座位上,孤单而寂寞的等待属于自己站点的到来。

  初升的阳光闯过车窗斜斜的注满车厢,顷刻便有一片光晕笼罩在每一个人的身上。暖暖的光线在车厢肆意流动,细小的微尘也在这片光芒中舞动,摒弃了如此的寒意。也是同样的情形吧,窗外的世界同样流动着相同的光线。借着这新生的阳光,每座大楼都包围在一片桔红当中,高大的轮廓似镶上一层金边。这时候的世界,在光线中看来如充满魔力,击退寒冷的包围,带来点点的暖意。

  电车在终点站广场停靠。每个人都紧裹衣物,相跟而下,然后又朝自己的方向四散而去,迅速融入到人海中。这块地方除了留出面积足够大的广场,其余地方全是鳞次栉比的楼宇。西南是并州饭店。鱼白的墙体,老式的飞檐,原本的单调但在雪后看来却是古朴而典雅,别有一番韵味。东南紧邻的是新落成的邮政大厦,墨绿色的玻璃墙体,宛如一柄绿箭插入天空,充满现代气息。正东方是三晋国际饭店,而我的毕业饭就是在那里举行。如今已经迈入毕业的第四个年头,饭店依旧是本来面目,而当年的同学却已是四处散开,飘落天涯。不知道他们过的还好吗。广场北部骄傲的矗立着五一百货大楼。我进去躲过雨。装饰豪华,可那东西的价格便也水涨船高。除了固定的顾客以外,普通民众也就是夏天躲在里面避暑,冬天等人时可以顺便进去取暖而已。与五一大楼斜对的是太原影都,巨大的电影广告横幅打在玻璃幕上,国外的,国产的,所谓的大片集体掠夺观众的钱币。6月份还和朋友在此看过变形金刚,如今他却带着满身伤痕,在这个冷的时节离开了这座城市。或许对于朋友来说,忘记或离开是躲避伤痕的唯一方式。这种方式对于多数人却一样是疗伤的最佳处方。然而离开容易,至少想要忘记却并不是那么简单。不知道在某个黑夜里,朋友是否会忆起这里的人,这里的事,以及留在这座城市的点点滴滴。在广场的西北角是纯阳宫。吕洞宾的府邸。红墙青瓦,亭台楼阁,古树参天,给这片繁华平添一份宁静的味道。只是在这个繁华的地段,拥挤的车流,赶路匆匆的行人,不知道有谁能够闲下心来,停下脚步去品味这份宁静。岁月一年又一年的流失,城市也越来越漂亮,而人们的步伐也匆匆如风,不再悠然。不变的是屹立百年的重阳宫,它看着眼前这片土地的变迁,一条小街,一栋大楼,一座酒店,继而拥挤的车流,热闹的人海,就这样轻易的穿越时空来到现代。而它也失去往日的繁盛。即或在这片土地它是个醒目的地标,但因为有了这些现代文明的围堵,只有落寞的偏安于广场的西北角。好看却寂寥。

  在广场中心寻下位置,静静的坐在靠椅上,把双臂张开放于靠背,微微抬头,那和煦的阳光便布满全身。随着阳光占领整个广场,人也便多了起来,凡是可以坐下休息的地方已经被占满。每个人都裹着厚厚的棉衣,那些怕冻耳朵的就莫不围上厚厚的围巾,亦或是佩戴上耳暖。远远看去,只有一张小脸是醒目的。至于那些不怕冻的孩子们,嬉笑着在雪地上撒花儿。甚至还玩起了雪仗,即便是被雪球击中,引起的也是尖叫和呼喊,绝不是平日的打斗那般胡闹。好玩的年轻人则堆起一个胖胖的雪人,左右两侧各插一段枯枝,权当是臂膀,各色的饮料瓶盖一个一个按在雪人的肚子上,一件衣服就有了。末了,还贴两片冬青叶子,做成绿色的眼睛。不知是谁从什么地方找到一段胡萝卜,削成圆锥状,这就成了雪人的鼻子。或许那胡萝卜是从家里面带出来的吧,做鼻子的人还真是有心。待到雪人落成,从远处望去,胖胖的身体,枯枝的臂膀,鲜艳的衣扣,红红的鼻子,绿色的眼睛,这夸张的造型莫不让人莞尔一笑。更有喜欢拍照的人也前来和雪人合影,以做冬天的留念。待到来年春暖花开的季节,若再翻出冬日的照片,这未必不是一种温暖的回忆。

  仿佛一切寒冷因这暖日的天气而暂时退却。算算日子,这些天正是2009年毕业的季节。因而偏隅东北角的人才市场却异常热闹。四面八方的人流不断的往同一个方向涌去。于是仿佛看到了一个个招聘摊位前,莫不是攒动的人头,各色的简历堆的厚厚一层。然而终究是需大于供,嫌弃待遇不好的,嫌弃夜班辛苦的,嫌弃公司偏僻的,即便是投下了简历,却又期待着下次机会。而却不知下次是否还有更好的机会。也有那双方都寻到合适的,便一方满意,一方欢喜的谈定上岗日。这个世界经历了重创,是需要时间来恢复的。犹记雷曼兄弟的破产,华尔街麦道夫从神话跌入地狱,风暴袭击整个地球,及至今日才给这个世界稍微喘息的机会。看着那么多的求职者,离我虽那么远,同时又与我那么相近。三年前的我也如他们一般为了一份工作,为了一份安定而四处奔波。这如同看一部有眼泪也带笑脸的电视剧,使人引起无言的感慨。从毕业到现在,如今的公司我已经整整工作了3年。期间也有磨难,苦痛,和泪水,从一无所知到如今的挑大梁,从容而勇敢的完成了从学生时代到职业时代的转变。我不怕苦痛,怕的是面对困难时却没有勇气。好在我是比较自信的,也拥有不认输的个性,就一路坚持着走到今天。去年升资位,今年分股票。只要努力了,付出的总会有回报。

  临近中午,阳光便愈加的浓烈。玩累的孩子们便丢掉外套,仅着一件毛衣,依旧在雪地里玩闹。生怕孩子着凉的大人便远远的喝声起来。“仔细冻着,又要输液的!快穿上!”“不冷,我玩出汗了”便又继续和伙伴耍去。也有年轻情侣的轻声商谈午饭的事情。“去吃火锅吧。”“也是,这冷的天,来点暖和的舒服。”还有一家子三代出来的,讨论着去附近的超市采购,准备回家做上一顿香香的饭菜。“买上点排骨煲汤喝。”“做个清蒸鱼。”“还有炒猫耳朵。”就这样那样的声音在我附近流淌,我都可以听得到。就这样坐在暖暖的阳光下,看着广场上的人来人往,又渐渐散去,不知怎么就睡着了。

  醒来时,太阳已经西斜,低低的浮在西山脊背上。落日的余晖把附近的建筑拉了很长的影子,借着落日的折射,西天浮动着红的晚霞。广场上的人们早已零落,只剩下我孤单的坐在那里。有楼宇次第亮起灯火,在外的人们踩着落日往家的方向匆匆赶去。有凉凉的风吹来,我裹紧衣服起身,该回家了。不知从哪里传来了歌声:

  当火车开入这座陌生的城市,那是从来就没有见过的霓虹。

  我打开离别时你送我的信件,忽然感到无比的思念。

  看不见雪的冬天不夜的城市,我听见有人欢呼有人在哭泣。

  早习惯穿梭充满诱惑的黑夜,但却无法忘记你的脸。

  有没有人曾告诉你,我很爱你,有没有人曾在你日记里哭泣。

  有没有人曾告诉你,我很在意,在意这座城市的距离

  ……

数据统计中!!
0
0
  • 推荐给朋友
  • 收藏
  • 打印此页
  • 挑错
上一篇:折刺的仙人掌   下一篇:龙城岁月(二)从1954年到2005年的落雪时分
文章搜索  
胆友评论
发表评论
验证码: 点击我更换图片
表情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关于站点  管理团队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隐私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加入收藏 链接加入 返回顶部
Copyright © 2003-2012 online services. All rights reserved. Template designed by /.
  备案号:粤ICP备08008756号
文胆天下 文涵斗胆纵横天下!文胆天下文学网文章收录专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