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 故事 - 戏剧 - 文学 - 日记 - 诗歌 - 小说 - 散文 -  恋爱世界 - 找胆友 - 图书馆 - 档案馆
字体:【
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散文 > 伤感散文 >
时间太瘦,指缝太宽
时间:2010-01-06 12:01   来源:   作者:米落   点击:   责任编辑:倾城之恋
成长不是为了不单纯,而是为了更有能力去单纯。

  昨夜又做梦了,梦里是相干或不相干的众多男男女女。

  他们在拥挤黑暗的房间穿梭,来回踱步,口中念念有词,或哲理,或牢骚,或词汇华丽,或出口成章。醒来,却只有模糊的影子,仿佛自己还身在梦里边惊叹着那些绝妙无穷的篇章,只恨当时为何不执笔好生记下,此时回想亦枉然。只余梦中或睿智或痴嗔的模糊轮廓。

  是有多少个日子了?

  在梦里无数次地回首,渴望看见那些可爱的面孔,或者只凭文字勾勒出的模糊轮廓。然后一头扎进回忆的长河,具体是回忆些什么,却不得而知,只有淡淡地温暖缠绕,点点滴滴,汇聚成河。

  于是,思念泛滥。

  谁唱,想念是会呼吸的痛。

  无数次,想记下这会呼吸的痛。无数次,颓然放弃。

  也许,一切的一切,还需要时间深深地沉淀。沉淀成记忆的香樟。

  可是,不知从何时开始,却会因回忆而悲伤了。追寻着那些人儿的足迹,只是在那些文字里远远驻目,然后黯然离去。

  真的悲伤了,可是即使有流成河的悲伤,还是要分开,都要奔波,即使倦极了,还是停不了脚步。曾经的疼爱,我想我会舍不得忘记,因为有你们,才不至于陷入黑暗,沉在谷底。即使还是会有冰冷的时候,也能抬着头过。不会让自己不幸福。

  回想从前

  在快要结束的一刻,却有点喜欢了,喜欢以前不喜欢的,有快乐的,悲伤的,莫名的情绪。有最美好的年华和回忆。这段记忆,怀旧而充满香气。

  今年的冬天来临的太早了,让人措手不及,我不是倦怠的,却不免好想冬眠下去。能不能再过一年再破茧而出,能不能过一年再把它变成回忆里的香樟。苦笑着,无奈了,现实一直是这样,不是祈祷了就能实现,我们的时间早就停不下来了,时间太瘦,指缝太宽。

  再想试着去走一条路的时候,却发现,来路太宽,宽到舍不得回头。于是独自在路上徘徊。

  我们曾经说,相见不如怀念。是何其的潇洒,可是在岁月长河的缝隙里磕磕碰碰,漫无边际。却终是觉得,原来那些话语变得如此苍白无力。

  我不再是那个写诗的孩子了,我用照片或者文字记下很多可能会淡忘的记忆,因为我的回忆多的我怕我会忘记。

  从前,那些记忆太伤,伤得让自己变得不单纯。

  可是,成长不是为了不单纯,而是为了更有能力去单纯。

  再次回首,看着那些飘荡在风中的记忆,虽然温馨,虽然怀念异常,可是,还是免不了一如既往地疼,疼到骨子里去。

  蓦然发现,不是往事悲伤。往事即便甜如蜜,也一样会,甜至悲伤。原来,不经意的回忆,竟是如此地折磨人。

  站在湛蓝的天空下,看向四面八方,那么多地记忆向我涌来,却已不再疼痛。剩下淡淡的思念,些许哀伤.微微笑,而远方,必定繁花似锦罢。

 

  连绵不断的忧伤

  黑夜,它竟如此之浓。

  浓到,窗子都成了白雪的颜色。

  我问丧失,那是否也算是痕迹,还未待他回答寒风已带走所有的思绪。

  这个冬天,那些人迹寥落的小径,总也会有些温暖的人路过。

  只是,终究也是那样渐地渐远,消失不见。

  剩下那些寂寥的风,在原地回旋纠缠,固执得不愿离去。它是想留住些什么亦或是想抹去什么,一切已无从得知。

  丧失走过来的时候,地上只余大片大片的落叶,那叶子,叫不出名字,一如他对面走过来的人,似曾相识,似乎熟悉,其实,似是而非。

  幼林说,其实,这世上所有的一切,均似是而非。听过,久久,我不再说话,是勾起了什么,想到了什么,似乎都是,而又都不是。似乎,我们永远都是这样神经质。

  丧失说离开的时候,一句话也没留。匆忙得似乎不曾回来过。

  似乎,他也真的离开,一直未归。

  风里夹着音乐,谁在唱:思念是会呼吸的痛…

  微微一笑,看着遥远的天际,那里或许有飞鸟的痕迹。

  飞鸟,早已飞出视线,从未停留。

  流年飞逝,一转身,又是几度夕阳。幼林说要回来的时候,天空蓝得澈净,隐在未知的黑夜尽头,遥远得望不到边际。

  有温热的液体滑出,其实,回来,也只是在想念的两头。所以,回不回来,都已不重要,都已无所谓。

  穿过小径,影子没入长街的时候,灯光下,晃然不再有表情的脸,亦是一种绝艳的美。

  艳到极致便也这般寂然。

  就像此时的夜,仿佛说不完的光阴,说不完的故事,便也静止了不再说。唯有莫明情愫,漫漫长,漫漫长…

  一季荒芜

 

  微风吹过,山坡是45度的斜角,时间是上午的9点或者下午3点。阳光是暧昧的,风是温柔的,时间是静止的。神情遥远,脑子里心里是空的。在落地窗前,她吃下一片止痛药,闭上眼,幻想一场飞行,飘起来然后俯瞰,最后飞远。

 

  睁开眼睛的时候。

 

  夜暮降临,又是昏睡的一天,昏睡的十几个小时。明明有记得要在中午醒来。一晃,窗外不只是铺天盖地的黑,还有那让人难以忍受的寒冷。已是深秋了罢!日子匆匆,一切还来不及沉淀,便要上路。

 

  许久不曾敲打了,总是忘记要写些什么,或许是忘记要从何说起。窗隙有冷风挤进,渐渐清醒,却依旧没有方向感。旋影姐家的葡萄,在中午一点多的时候已经收获得干干净净,接下来又是漫长的等待,等待开花,等待结果。谁说我没有那么好的耐心?

 

  前段日子感觉特别地忙碌,忙碌着种菜,忙碌着偷花,忙碌着看电视连续剧,忙碌着偿试各种游戏,还不忘从街角的精品店买来昂贵的十字锈,它的名字叫《一生的承诺》,虽然她们都说金苹果和下河街的便宜。可我已没有时间再奔碌。

 

  如今,全部被我弃之墙角,然,依旧改不了嗜睡的本性。

 

  房间里安静得可怕,窗外犬吠之声时有时无,这是一座安静的城市,安静得你只能用眼睛去感觉她的存在。尤其是黎明时分,透过玻璃,一切都显得美伦美奂,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太过美好,无法用言语形容。也许,早已是,失去了言语。

 

  试着写简历,却如同文字一样苍白,怎么念都感觉不通不顺。在某栏写着,严格规范自身仪容仪表,怎么看都感觉是要去竞美一般。可是天知道,我想了多么久,还写得如此之假。快要笑死。最后选择放弃。

 

  太过平静,想着看书,写字,行走,不需要目的。挣扎着爬起来,却全身无力,也许,荒芜的不止这一季。

 

 

数据统计中!!
7
0
  • 推荐给朋友
  • 收藏
  • 打印此页
  • 挑错
上一篇:误伤   下一篇:忧 伤 狠 美 (送丫头)
文章搜索  
胆友评论
发表评论
验证码: 点击我更换图片
表情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关于站点  管理团队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隐私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加入收藏 链接加入 返回顶部
Copyright © 2003-2012 online services. All rights reserved. Template designed by /.
  备案号:粤ICP备08008756号
文胆天下 文涵斗胆纵横天下!文胆天下文学网文章收录专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