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 故事 - 戏剧 - 文学 - 日记 - 诗歌 - 小说 - 散文 -  恋爱世界 - 找胆友 - 图书馆 - 档案馆
字体:【
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散文 > 记叙散文 >
只因掌心的感情线中没有你
时间:2010-02-23 22:03   来源:原创   作者:乌托邦   点击:   责任编辑:noone
只因掌心的感情线中没有你 手中的感情线是不肯泄漏的天机,那也许是一生不能去的禁区。到底在不在掌心,还是只在梦境中扎营,在茫茫的天和地寻觅,一场未知的感情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题记 第一次与你的相遇是大年三十的下午。每家每户都贴上了红

只因掌心的感情线中没有你

手中的感情线是不肯泄漏的天机,那也许是一生不能去的禁区。到底在不在掌心,还是只在梦境中扎营,在茫茫的天和地寻觅,一场未知的感情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题记

第一次与你的相遇是大年三十的下午。每家每户都贴上了红红的对联。你就如此突兀的出现在了我家的厨房。其实刚回家的时候,父母曾提起过你,但我使劲搜索着记忆,却没有发现半点印迹。于是对着父母说,我不认识这个人。父母仍不罢休,但人家说认识你。我耸耸肩,对父母显出了无所谓的样子。父母显然感到很失望。我心里偷笑,觉得父母的表现太搞笑了。当你站在我的面前,我更加确信了,从来没有见过此人。我用大胆的眼神扫射着你,毫无少女的羞涩。你有一张很干净的脸,一直挂着浅浅的笑容,给人很亲切的感觉。于是我也只是微微笑。

我在百人合唱的时候就认出了你。你打破了沉黙。

是吗?可我好像没有见过你。嘿嘿。我也回着话。这是其马的礼貌。我懂。

于是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。当然也少不了你的朋友的说话。我猜你是一个人怕尴尬,所以叫了朋友一起,给你撞撞胆。于是我们的相同话题也只有回到了初中时期。你比我大一届,我们也只是聊着我们共同熟知的人,也许能被人称为当时的校园风云人物。于是天就这么黑了下来。聊天便这样不紧不慢的结束了。

半小时过后,你又出现在了我的家里,原因是朋友的手套掉在了这里。再次离去的时候便要去了我的手机号。于是我第一感觉会不会是你们故意的。但没有想太多。这是我的一惯作风。能开心就开心。不要让自己想太多。

新年的第一天,在一片鞭炮声中迎来。当睁开眼的第一瞬间我想我又大了一岁,或者是又老了一岁。我想我应该更加懂事。知道家里有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嫂子,于是一切事情只能我帮着老妈做了。和老妈一起包饺子,侧脸看一下,虽然老妈把头发染成了死灰般的黑色但脸上的皱纹,还是深如刀割,一道又一道。老妈真的老妈。是呀,四十多的人了。很想给老妈一个拥抱,但想想还是算了,太肉麻。也许是自己真的该出嫁了。于是又想起了昨天下午来的小伙子。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。

将近开中午饭的时候,小伙子又登临了我家的大门。把他让进客厅,房里又是我来接待他和他的朋友,还有一个小不点(他姐的儿子)。我心里有点小生气。为什么非要在饭点来呢?你吃了,我可还没有吃呢。但是我还是面带微笑,因为我想我是有素质的好孩子,懂得带客之道。看在小不点的份上,不和你计较了。谁让我是如此喜欢小孩子呢。于是后来的时间便在客厅与厨房之间乱窜,为了我那不时发出抗议之声的肚子。第三次见面在我的尴尬中度过。

当我看着电视剧泪流满面的时候,收到了你的短信。“你在干嘛?”简短的四个字,却让我费解半天。只是不知该如何作答。最后还是老实的回复了三个字“看电视”。于是此刻短信便在你我之间依靠无形的电波传递开来。最后才说到了重点,你的生日马上要到了,想邀我参加你的生日宴会。善于玩弄文字的我,便开始了对你的奚落。不过最后还是答应了你的邀请。我想免费一顿餐,不吃白不吃。

露,这个童年的伙伴,每次过年回家都会一起疯玩一天。在这一次疯玩接近尾声的时候,收到了你的信息。问我什么时候来上班,再次确定一下我是否会参加你的生日。露凑过来看,用不怀好意的眼神逼问我这是怎么回事。于是我在胁迫之下,全盘托出。露用一副语重心长的口气说着,看着不错就要抓住。别把自己的心锁着,小心闷死了,别人都不知道。我立马向她伸出了我的魔掌,于是在我们大呼小叫声中结束了疯玩的一天。

在离上班还有两天的时候,我便跑到了上班的城市。家里不停的问,还没有到时间去那么早做什么,一边埋怨,一边帮我整理东西。我只是东拉西扯,要去洗床单被罩,要去打扫一下家,还要再休息一下,休息好准备上班。老妈像没有听到我的说话,仍是自顾的埋怨。

当我带着室友一起参加你的生日宴会的时候,你们已经准备的差不多。我奉上自己精心挑选的恶作剧礼物,你笑笑接受,把我们引入座位。无意的我让室友坐在你和我之间。你小心的给我夹菜。夹起一块瘦肉放入我的盘中,口中说着,“吃吧,这是瘦肉,不会增肥,要注意营养。”席间看着你的许多小细节,想必你是一个懂得体贴人的人吧。

刚回到家,便收到你的短信,“快来送我去医院,我心脏病犯了。”我眉头一皱,吓了一跳。正当我不知所措时,你的短信又一次来到,“哈哈,吓着了吧。谢谢你的礼物。”我如释重负,嘴角不经意间扬起。原来你还这么幽默。

上班的日子,因有新人的进入,使我兴奋不已。我总是喜欢单位进新人。看着他们其马现在看来很乖的样子总是忍不住捉弄一下。主管给我安排交他们一个软件的用法。于是下班后,新人围着我坐着。我受宠若惊的给他们讲着。自认为讲的很细致,甚至怀疑会不会有点太罗唆。正当课程结束,我和新人们聊天的时候,短信又不知趣的响了起来。我拿起看了一眼,小伙子发来的,打开扫了一眼,只看到两个字离开。又匆匆关掉。继续和新人们说笑。结束课程,走出公司,突然想起了这条短信,又拿出手机打开那条短信仔细看着,其实只有五个字而矣,我要离开了。于是我把电话打过去。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。你在年前已经申请调回家乡,可是迟迟没有消息,想着可能没有希望了。没想到年后,申请单已经批下来了。我哦了一声,调皮着说,那你要请客呀。其实心里很不是滋味,既然要离开,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。你爽朗的答应着,那是一定的。是我多想了吧,你并没有和我承诺什么,或说什么。

你回家走的是如此的匆忙,没有实现那个一定。只是回到以后收到你换号的消息。我糊涂的存着你两个号。因总是弄不清哪个才是你现在使用的号,于是再也没有和你联系。二个月后,因自己坐车时不小心。心爱的手机永远的离别了我。于是失掉了好多朋友的联系方式,其中也包括你的。手机丢后,我总是埋怨原先那个号不吉利,于是又换了一个号,在QQ里的个人说明一栏里,将自己的新号悬挂了一个月。可是你并没有我的QQ号,于是我们便永远的失去了联系。

时间过的飞快,又一次洁白的雪花,迎来了新的一年。每次春节都会很盼望回家,在心里我永远认为,家是最温暖的地方。但这一个新年,温暖的家里,却过的并不温暖。原本人丁并不兴旺的家里,也因父母的不在而显得更加冷清。新年,我每天都是冷笑着面对一个月的假期。

记得那晚,天已经黑了,我和姐正坐在炉子边,边看电视边吃着晚饭,突然响起了大门打开的声音。我俩疑惑的相互看着,会是谁呢?这么晚了。你和几个朋友便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。简单的招乎过后,你和你的朋友聊了起来。我只是低着头吃着碗里的饭,不时抬头再关心一下电视里演的节目。大概两个小时之后,你们和我告别。并没有再次索要我的新的手机号。我却随口客气一句,有空来玩。话一出口便发现了许多不妥和悔恨。

随后假期的日子,每晚在野猫的叫声中惊恐的入睡。日子一天天过去,你的记忆也开始一天天模糊。终因你再未出现,而对你的印象也最终退色。

大多数女孩子都是喜欢心理测验的。也许只是来自,对一切的不确定。想寻求一种心里安慰。于是我也总喜欢摊开手掌,对照着书上,看自己掌中的纹路,乱乱的纹路,总是让我分不清东南西北。于是我丢开书,没有修养的大笑一声,心里默念,我的感情线上没有你。

 

后记:

放很大声的音乐,才能开始敲击下几点文字,原来这已成为我的习惯。当时间慢慢远去的时候,某些记忆也会随之远去,曾经觉得很难忘记的事情就这么淡去,想在记起的时候也只是如蜻蜓点水的浅淡。原来记忆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。

 

 

数据统计中!!
5
0
  • 推荐给朋友
  • 收藏
  • 打印此页
  • 挑错
上一篇:逆转反击中的人生波折   下一篇:没有了
文章搜索  
胆友评论
发表评论
验证码: 点击我更换图片
表情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关于站点  管理团队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隐私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加入收藏 链接加入 返回顶部
Copyright © 2003-2012 online services. All rights reserved. Template designed by /.
  备案号:粤ICP备08008756号
文胆天下 文涵斗胆纵横天下!文胆天下文学网文章收录专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