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 故事 - 戏剧 - 文学 - 日记 - 诗歌 - 小说 - 散文 -  恋爱世界 - 找胆友 - 图书馆 - 档案馆
字体:【
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散文 > 记叙散文 >
大约在冬季(小乌版)
时间:2009-11-16 18:41   来源:原创   作者:乌托邦   点击:   责任编辑:倾城之恋
大约在冬季 大雪纷飞的季节,我呆呆的站在雪中,任雪花飞满我的帽沿,任寒风冰冻我的双眼,发丝随风飞舞,我却这样双手合十,口中默念着保佑,保佑 .......

大约在冬季

大雪纷飞的季节,我呆呆的站在雪中,任雪花飞满我的帽沿,任寒风冰冻我的双眼,发丝随风飞舞,我却这样双手合十,口中默念着保佑,保佑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题记

当爸爸妈妈有了各自的家庭之后,便将我放在了阿婆的家里。年幼上学时,看到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妈妈来接送,有爸爸妈妈陪着一起去儿童乐园玩,我会无比的羡慕。抬头看看阿婆那张沧桑的面庞,歪着头,慢慢的说出,阿婆,为什么我没有爸爸妈妈来接送呢?为什么我没有爸爸妈妈陪呢?阿婆伸手,擦擦眼里闪光的东西,另一只手摸摸我的脑袋。会的,他们会的。于是我就会很高兴。因为我相信阿婆不会骗我的。

但当我渐渐长大的时候,听到邻居的议论,我才知道阿婆只是希望爸爸妈妈能够良心发现,回来看望我,陪我。于是我再也不期望父母能够回来。因为有阿婆就够了。阿婆也会宠着我,溺着我,童年里也会有欢声笑语。

十五岁的时候,一天,杨老师,我们的舞蹈老师把我们集合在一起,说是明天有北京的舞蹈学院的人来选一些有潜力的舞蹈演员,被选中的人前途一片光明。而且我们学校每年都会有被选中的人。所以大家今天回家好好准备。

听完杨老师的话,我并没有放在心上,因为我曾答应过阿婆,我要和她一辈子在一起,永不分离。就在那天听到邻居大婶说的那句话,可怜的娃,这么好的娃,父母怎么会不要呢?真是作孽。当时我提着菜蓝去买菜。邻居大婶的话,每个字都像根根银针刺穿我的心。因为生活的不易,我比同龄人都早熟。于是我更理解这话里的深层含义。我努力的忍着,让所有的泪水都往心里流。买菜回来后,我笑着和阿婆说,阿婆,我要一辈子和你在一起。阿婆笑着指着我的头,说我真是个傻丫头。

也许是心里并没有想被选中的原因,我只是像平时一样,无心里压力的跳着,跳一曲《小草》。意想不到的却博得了现场的一片掌声。一周之后,杨老师把一个用牛皮纸信封装着的信件给了我,并高兴的说,我被选中了。我礼貌性的笑笑,平淡的走出了杨老师的办公室。

不知何时,已经走到了家门口。阿婆正好开门,要出去买菜,“依依,你回来了,我们今天要吃点好的,为你庆祝。”“阿婆,我……”“什么都不要说了,快进屋里去吧。刚杨老师打电话来了,我都知道了。我先去买菜”阿婆的背影越来越小,逐渐消失在路口。

从接到通知的日子,我就没有过了笑容,看着阿婆帮我收拾,我多想说句,阿婆,我不想去。可是又怕伤她老人家的心,她是那样开心,逢人便说,看俺家依依多棒。

离别的日子悄悄的来临。我心里的疙瘩也越来越大。一天夜里,终于和阿婆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阿婆还是摸摸我的头,说,傻丫头,阿婆已经一大把年纪了,大半辈子的人,怎么能耽误了你的大好年华呢?杨老师已经和我说过了,这对你来说是一次机会,你就不要想太多了。其实阿婆也能看出来,这几天,你不太高兴,就是放不下阿婆,可是阿婆很健康呀,你看阿婆多硬朗。我再也忍不住,终于在阿婆面前流泪了。阿婆帮我擦去眼角的泪水。自己却也有泪从眼角流出,我伸出自己的小手,也在帮阿婆擦着。今晚的月光很明,洒在我和阿婆两人身上。

分别那天,我没有让阿婆送我,我们只是约定,大雪纷飞的日子,就是我回来看望她老人家的日子,我想我们会有寒假吧。

列车上的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疲惫的,也许是我的心境问题。列车在快速前进,窗外的景物就快速后退,都没有等我再认真看一眼家乡,便已驶向那陌生的世界。阿婆,再让我轻声和你说一句再见,大雪纷飞时节,我们再相见。

在北京的日子,是很苦的。超出了我的想象。每天不停的练功,练功。在练功时受的伤不计其数,每次受伤我都会想起阿婆,想起她那略显佝偻的脊背,想起她那满头的白发,更想起她对生活的乐观,和她对我的鼓励。是她让我的童年没有阴影,和正常的小孩子一样快乐的过着每一天。于是我便会变的很坚强,对自己所受的伤也会不在乎。因为背后有一个人在默默的支持我。这就足够了。

天气渐凉,老师带我们去看了香山那满山的红叶,我捡起两片树叶,轻轻压在自己钟爱的书本中。秋天已经不轻意的来到我的身边。看到校园内那满树的叶子,纷纷飘落,我开始期待着树叶变成雪花。那时我就可以回去看阿婆了。怀念阿婆那香喷喷的饭菜。不知阿婆在家过得好不好。

天气越来越冷,同学们都开始在外出时,穿上厚厚的羽绒衣。但是在练功室里,我们还是在忙碌的练习。因为在年前有一场比赛,老师说我们表现的好,会早点给我们放假,听到这个消息,我开心坏了。于是我加倍努力的练习。

一天,在练功室里,大家都在专心致志的练习。传达室的李大爷却突然闯了进来,急急的说依依同学,你家里来电话了,有很重要的事,快去接电话。我看了一眼老师,老师点点头  ,我急忙向传达室冲去。在传达室里焦急的等待着。无意间望向窗外,原来天空中已开始飘起雪花。想起了与阿婆的约定。今天一早开始眼皮就一直跳,总是心慌意乱,可是也不知是什么原因,也没有太理会。

叮零零,电话响起,我急忙接了起来。

“喂?”

“是依依吗?”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温柔的女性的声音。

“你是?”我疑惑的皱起双眉。

“依依,我是,我是妈妈”

“妈妈?”我轻声的说着,这是一个多么陌生的词语。

“依依,妈妈对不起,你能原谅妈妈吗?

“我……”我一阵沉默,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“对了,我这次是想告诉你,阿婆她住院了,很想念你……”

“住院?为什么?阿婆的身体一向很好的。”

“依依,你不要担心,家里下雪了,阿婆是去买菜的时候不小心滑倒的,碰到了脑袋,医生说,可能会有脑震荡,一切还在检查当中。而且上了年纪的人,不太经摔的……”

“阿婆”我在电话这头轻轻的呼唤着,声音已有点哽咽。泪水迷糊了双眼。

“还有阿婆有一封信,要我邮给你,这两天差不多就到了。你别太担心,我会好好照顾阿婆。”

“……”我还是一阵沉默,捂着嘴偷偷的哭。

“依依,如果不想说了,那我就挂了,阿婆有什么情况我会告诉你的。”嘀嘀嘀,电话那头传来挂断的声音。

原来家乡早已下起了雪,而我却没有遵守和阿婆的约定。

每天开始频繁的往传达室跑,期待着阿婆的信件,但每次都是失望而归。一天去吃饭的路上,李大爷看到我,笑眯眯的和我说,你的信到了,看你每天往传达室跑,我都给你留心着呢。我感激的看看李大爷,却忘了说谢谢,立马冲向了传达室。找到自己的信。

我用手抚摸很久,都不忍心拆开。上面有阿婆的味道。慢慢撕开信封,看着那歪歪扭扭的字,我浅浅的笑了。泪水却也沿着眼眶流了出来。

“依依:

       我是阿婆,好久没有写过字了,花了一天的时间我才写完这简短的信。看来是老了哦。你在那里过的还好吗?吃的,住的还习惯吗? 你不用记挂着阿婆,我在家一切安好。

       对了,***妈回来了,看,阿婆没有骗你吧,她会回来的。还给你买了许多许多漂亮的衣服。不过她太笨了,那些衣服太小了,你都长大了,那些不能给你穿了哦,呵呵,我们悄悄说的,不能让她知道呀。

       依依,其实是阿婆不好。不知你能不能原谅阿婆。当初,***妈走的时候是要带你走的,但阿婆不同意,我怕你到了另一个家庭会受苦。所以不让***妈带你走,***妈当时也是好痛苦,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不睡,给你准备了好多东西,才依依不舍的走了。其实当时她是有病了,很严重的病,要到大医院去治疗,所以病好了,就立马回来看你了。你原谅***妈吧,要怪就怪阿婆吧。

        对了,也快下雪了哦,你也快回来了哦,我和***妈在家一起等你。

阿婆”

看着信,泪水已经把信纸打湿。我还沉浸在不知所措中。耳边突然响起了电话零声,我被吓了一跳。正要转身离开。却被李大爷叫住了,依依,找你的。我惊奇的看着话机。

喂?我颤颤禁禁的应答着。

依依,你阿婆病重,你最好能尽快赶回来,她生前最疼你了。……

没有听清后面说的什么,只听到病重两个字,我已经蒙了。挂了电话,歪歪扭扭的走出传达室,这时天空中飘起了大团大团的雪花。不一会雪花洒满了我的帽子,肩膀,我伸出双手去迎接雪花,落在手心里的却是水滴。

我转向家乡的方向,双手合十,虔诚的向上天祈祷,祈祷阿婆快点好起来,当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可以看到一个身体健康的阿婆。我慢慢的闭起双眼,低下头。

 

数据统计中!!
2
0
  • 推荐给朋友
  • 收藏
  • 打印此页
  • 挑错
上一篇:天下   下一篇:今夜,我心依旧
文章搜索  
胆友评论
发表评论
验证码: 点击我更换图片
表情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关于站点  管理团队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隐私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加入收藏 链接加入 返回顶部
Copyright © 2003-2012 online services. All rights reserved. Template designed by /.
  备案号:粤ICP备08008756号
文胆天下 文涵斗胆纵横天下!文胆天下文学网文章收录专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