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 故事 - 戏剧 - 文学 - 日记 - 诗歌 - 小说 - 散文 -  恋爱世界 - 找胆友 - 图书馆 - 档案馆
字体:【
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散文 > 记叙散文 >
天下
时间:2009-11-12 18:33   来源:   作者:乌托邦   点击:   责任编辑:倾城之恋
天下 当我抱起这轻薄的身体,看着她带笑的面容,紧闭的双眼,我仰天长笑,笑我太傻,得天下又如何,失天下又怎样?最后还不是只有自己一人,梦中痴痴牵挂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题记 烽烟起 寻爱似浪淘沙 我叫谢倾,倾乃全的意思。当时阿爸给我起下这个名字,

天下

当我抱起这轻薄的身体,看着她带笑的面容,紧闭的双眼,我仰天长笑,笑我太傻,得天下又如何,失天下又怎样?最后还不是只有自己一人,梦中痴痴牵挂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题记   

 

烽烟起 寻爱似浪淘沙

我叫谢倾,倾乃全的意思。当时阿爸给我起下这个名字,是让我长大以后可以像他一样称霸武林,独览天下。

十五岁之前,我还不懂这是什么意思。只是每天习武,因为我酷爱武术。我喜欢拿着长剑,在周身挥舞,听着风在耳畔呼呼而过。在树林中招招显现,看树叶纷纷飘落。心中总会有一种快意闭现。

阿爸看我舞剑,总会用一种赞许的眼光,然后便是摸着三寸长的胡须频频点头。脸上不带一丝笑意,总是一幅旁人看不懂的表情。从来没有人能从阿爸的脸上看透他的心思除了阿妈。

阿妈却是一脸的慈爱,总会摸着我的头,说我又长高了,又长大了。我仰头看看阿妈,慈爱的笑容中却总是有一丝不意察觉的忧伤。是我的幻觉吗?

遇见她 如春水映梨花

十六岁,阿爸开始让我旁听他们商议所谓的大事。我呆呆的坐在阿爸旁边。像是修炼内功心法一样,一动不动。其实心思早不在这里了。

在我练武的树林里,我常会遇到一个叫灵儿的小姑娘,我管她叫灵儿妹妹。她叫我谢哥哥,我们是在我满十六岁前三个月相遇的。

当时灵儿去山上采药归来,走在树林里,遇到一条大蛇。平生从未遇到那么粗的蛇,有手腕那么粗,约五米长,吐着长长的舌头。灵儿吓的大叫起来,边叫边跑,而当时我在树林中练剑,听到叫声,寻着叫声追去。那也是第一次,手中的剑染上血。虽然只是蛇血。

灵儿用她随身携带的手绢给我擦剑。我静静的望着她。一身朴素的衣服,身上背一个竹篓,竹楼里装满了各种各样的草药。头发上没有戴任何发饰,只用一块花布缠着几个小辫,大多数头发便披散在身后。擦干净剑后,把剑还给我。脸上带着微笑,两个小酒窝里盛满笑意。大大的眼睛慢慢的弯成一条缝。刚才被吓的煞白的脸色现在也还原成了粉红色。

后来的日子,灵儿便会每天来陪我半个小时。只是静静的看我练剑,从不和我说话,而有灵儿在旁边看着,我会更加用心的练习。

挥剑断天涯 相思轻放下,梦中我痴痴牵挂

二十岁的时候,阿爸正式把所有的事情交给我处理,他已不管任何事情。但团队里对于年轻的我总是会有人不服,有人蠢蠢欲动,总是想让我自动退位。拥有类似阿爸一样面容的我,也有了阿爸一样的表情,喜怒不形于色。

灵儿开始和我说话,说再也看不到当年的我,再也找不到当年的影子,现在我好陌生,陌生到她不敢接近。

我眨一下眼,说我已不在是当年的我,我也再回不到当年。突然又想起阿妈脸上那丝不意察觉的忧伤。不是我的幻觉,而我也终于明白。

我说,灵儿,我以后不能在来了,我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处理。也谢谢你这几年来总是在这里陪我。虽然无言,但却心知。

灵儿点点头,转身消失在丛林中,我起身,挥舞长剑,片片树叶,纷纷下落,像极了一场葬礼。

顾不顾将相王侯,管不管万世千秋,求只求爱化解,这万丈红尘纷乱永无休。

当多年的肺病夺走阿爸的生命的时候,平时张牙舞爪的林长老更加的放肆。但由于阿妈的健在,使得他对我还敬三分。但他的势力颇大,表面上敬三分,只因我与阿爸有相像表情,让他看不透我。实则他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。

强迫我迎娶其女林雪儿。我想反抗,但被阿妈阻止了。林长老大笑,说,还是嫂子明事理。我不明白,我贵为最大,为什么要让下面的人来协迫我。阿妈,还是摸摸我的头,说,你已经比我高了。长得更像你阿爸了。但是你没有你阿爸的能力。有时屈是为了更好的伸。说完便转身走了。留下我一个人一脸的茫然。

我想起了灵儿。其实我放不下灵儿。灵儿有和阿妈一样的聪慧,但却不能有和阿妈一样的地位。我给不起。

第一次流泪了,突然明白了阿爸那不变的表情。能不引起一场浩劫,我只能这样做了。

爱更爱天长地久,要更要似水温柔,谁在乎谁主春秋。

当雪儿的花娇抬进谢府。当穿一身嫁衣的雪儿进入我的房间。我拔剑起舞,由屋内舞到屋外。雪儿被吓了一跳,揭开红头盖,呆呆的看着我舞动的身影。朦胧的月光下,我分明看到她眼角的泪滴。

我怎么可以伤害两个女人呢?对不起了灵儿,也许注定我们今生有缘无份。停下舞动的长剑,牵起雪儿的手臂。不管为了什么,我不能负了雪儿,这一切与她无关。她也只是别人掌中的一颗棋子。

一生有爱 何惧风飞沙,悲白发留不住繁华,抛去江山如画,换她笑面如花,抵过这一生空牵挂。

当我的地位越来越稳固。我开始把重要的位置换成自己的心腹。首先便是林长老的位置。我不要再受人协迫。因为我最大。但事情并不像我想的那样简单。阿妈是第一个反对的人。当我问原因的时候,阿妈却不言。只是极力的反对,但我只要一个理由。阿妈却坚决的说,没有理由,就是不能换。我不同意。

我气极了,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。第一次,遭到阿妈的极力反对,却不给我一个理由。

雪儿慢慢走到我的身边。我不想对她发火,但是却压不住内心的愤怒。她知道沉默我的是更加生气的时候。但雪儿并没有离开的意思。

“你可能不知道一件事情,我也是嫁给你的前一晚才知道的。”雪儿慢慢向我述说。我轻轻皱一下眉头。但还是被雪儿发现了。她继续述说着。“你可能不相信,是关于你和一个叫灵儿的姑娘的事。”我猛的抓住雪儿的手,“你知道灵儿?是谁告诉你的?”雪儿使劲挣扎着,“你先放手呀,弄疼我了。”我才意识到自己有点激动了,这么多年来,还是放不下。

“嫁给你的前一晚,你阿妈和我阿爸来我的房中看我,然后我听他们说到灵儿。说灵儿和你在树林里每天都会呆半个小时。但是灵儿是我们敌对势力的女儿,怕你们会发生感情,所以只能让我受委屈了。当时我不懂,嫁给你是我从小的梦想,怎么是让我受委屈呢?可是现在我终于明白了。”

“你骗人,我不信。”

我狠狠的甩下一句话,逃出了房间。

我怎么能够相信,和我相处几年的灵儿,竟然是敌对势力的女儿。夜色凝重,露水洒在了我的眼捷毛上,沉重得让我闭上双眼,慢慢的思考。阿妈不知何时已站在我的背后,可能我想的太入神了,连阿妈的脚步都没有听到。

“雪儿说的没错,林长老是故意那样做的,以剪断你和灵儿的情丝,这也是我的意思。”阿妈给了我肯定的回答。

“可是你们怎么知道灵儿……”我刚问到一半。就被阿妈打断了。

“我们也是为了你好。如果以后真的兵刃相见,为难的还是你,你好好想想吧。”说完,阿妈把我又孤身一人扔在夜色里。

多希望我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。自由的恋爱,不必在乎对方的地位,背景。来世吧,此生注定一生空牵挂。

心若无怨,爱恨也随她,天地大,情路永无涯,只为她袖手天下

当长剑佩身,骑马背上时,敌对的对伍里分明看到了灵儿的身影。还是那双大眼睛,却充满了犀利,还有两个小酒窝,却是满脸的冷酷。

只听到耳边的呐喊声两对人马便厮杀了起来。兵器不长眼,战乱中只能求自保。当长剑指中灵儿的咽喉时,我连忙收手。灵儿却是闭上眼睛,似乎在等待着长剑入喉。在我收手的瞬间,有另一把长剑从灵儿的背后刺穿,正中心脏。灵儿哇一口鲜血吐在了我的长剑上。我连忙上前,抱住了倒下的灵儿。

“谢哥,哥,死,死在你,你的怀里,我知,知足了。”灵儿断断续续的说完一句话,便闭上了双眼,但脸上挂着笑容。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。口中不停的呼唤着灵儿。

原来灵儿早就知道一切。只有我一个人蒙在骨里。

她应该早告诉我一切。我会为了她而袖手天下。抱着灵儿,回忆着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身边的一切战乱与我无关。

骑上马背,将长剑向天空抛去。怀里躺着灵儿。奔向那被夕阳染红了的半边天。二人一马,身影越来越小,越来越小,逐渐消失在天际。

 

 

 

 

数据统计中!!
1
0
  • 推荐给朋友
  • 收藏
  • 打印此页
  • 挑错
上一篇:玻璃杯 (小乌版)   下一篇:大约在冬季(小乌版)
文章搜索  
胆友评论
发表评论
验证码: 点击我更换图片
表情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关于站点  管理团队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隐私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加入收藏 链接加入 返回顶部
Copyright © 2003-2012 online services. All rights reserved. Template designed by /.
  备案号:粤ICP备08008756号
文胆天下 文涵斗胆纵横天下!文胆天下文学网文章收录专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