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 故事 - 戏剧 - 文学 - 日记 - 诗歌 - 小说 - 散文 -  恋爱世界 - 找胆友 - 图书馆 - 档案馆
字体:【
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情感日记 > 心情日记 >
都是喝酒惹的祸
时间:2010-01-16 23:20   来源:原创   作者:风儿   点击:   责任编辑:倾城之恋
小蕾的病情,我们也不知道怎么样了,我们决定当天就回家去。

  都是喝酒惹的祸

  

  都是喝酒惹的祸,如果不是喝酒,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  早晨,我还在熟睡中,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从梦中惊醒。我打开门来看到了阿彬,阿彬显然很焦急的样子,他告诉我小蕾到现在还没有醒来。一听的这,我睡意顿时全无马上爬了起来,同时和阿彬冲到小蕾的房间。

  早晨六点的时候,天还朦胧着,只见这时从小区里面跑出一人直冲到对面的马路旁。对,那个人就是我。道路的行人几乎没有,就连的士都很少见到一辆,一阵寒风吹过,我整理下衣领,依然的站在那里等着。

  十多分钟后,我好不容易等来一辆的士,告诉司机地点后直接将车开到旅馆旁边。阿彬早已在楼下等候多时了,和阿彬打过招呼后两人麻利的将小蕾抬到车上,速到附近的一家市分院。(郑州第一人民医院分院)

  进了医院,小蕾由阿彬照顾,我则是迅速的去找大夫。大夫找来了,小蕾被推进了抢救室,我和阿彬没有一点表情,同是揪着一颗放不下的心。唯一的答案就是等大夫,要么就在心里向上天祈祷,真不知道当时的心情该如何去形容。

  大夫出来时,我和阿彬都在一旁静静的听着,一点都不敢松懈。大夫说我们送的有些晚,现在酒精已经全部吸收了,初步诊察结果酒精中毒,先打一些点滴,如果醒过来就醒,醒不过来的话就要清洗脉率。听了大夫的一番话,我全身顿时全部凉了,身上一点热气都没有。昨天下午还在郑州某广场一起玩耍,而现在小蕾躺在冰冷的病床上,想着昨天小蕾那可爱调皮的样子,此时的我心里无比的难受。

  早上八点的时候,输液还在进行中,我和阿彬静静在小蕾的旁边守护着。阿彬让我去吃早餐顺便在带点白糖回来,白糖是等着小蕾醒来时喝的。我来到医院旁边的超市时,超市都是紧闭着门,老板都还在熟睡中,无奈,只好跑的远一些。随后找了个小吃店,点了一碗稀饭与两根油条,刚出来的时候是有点饿,可吃饭的时候心里说不出的难受,一想到躺在病床上的小蕾怎么也吃不下去。

 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,小蕾依然没有苏醒。我开始慌了,随后和阿彬商量后决定转到省人民医院,毕竟那里的设备/医术要比这里高超的很多。转院手续由院方办理,我俩静坐在那里等着消息,就在这时,小蕾突然醒了,看起来身子比较虚弱。小蕾的苏醒,对我来说,总让我松了口气,随后不到三十秒钟小蕾又睡着了。

  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,急诊,抢救室。

  抢救室内,七八名主治医师和护士依然抢救中,我和阿彬在门外静静的等着消息,心,再次又绷紧了下来。半个小时后,我和阿彬忙的不可开交,为小蕾跑上跑下的交费、化验,一直折腾到上午十一点钟小蕾才算苏醒过来。进去看到小蕾那苍白的脸庞,心里说不出的难受,询问了下小蕾,看她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。小蕾一直很坚强的说着没事,可看到小蕾仍然呕吐不止,我们都很难过,只有安慰着她,希望她能早些好起来。

  下午一点多的时候,小蕾睡着了,我喊着阿彬去吃午饭。毕竟一天都没吃饭,特别是阿彬,一晚上都没睡觉,一直都是精神在支撑着,我不知道到他还能支撑多久。

  病房的小蕾依然打着点滴,我和阿彬去看她的时候,小蕾还在熟睡中。护士说家属不能留在里面,家属?家属,这个词语我不知道该怎么去理解,就顺便问了下护士什么是家属?结果却遭到护士的白眼,呵呵。准确来说我与小蕾相识绝不超过三天,因为我在郑州一共才待了三天。

  坐在医院的靠椅上,我和阿彬都不曾讲话。坐在靠椅上静静的想着事情,对于阿彬所想的事情,我想,我俩应该想的差不多,都是希望小蕾能尽快的康复。四点的时候,小蕾的状态明显接近正常,我和阿彬惊喜不已。留下来照顾小蕾的是阿彬,我则是跑到外边给小蕾买些吃的回来,跑了整个几条街,我却没看到一家有卖稀饭的。对于初来郑州的我,对这座城市一点都不熟悉,我想,难道买一碗粥都有难么难吗?皇天不负有心人,终于让我碰到了,当时我看到了粥感觉比吃蜜枣都甜。

  下午五点左右,看起来小蕾的精神还不错,我们选择出院。出院了,我长长的出了口气,这颗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,心是放下来了,当时只觉得全身有些酸痛。

  回到小蕾的住处,小蕾吃过药后便躺下了,我和阿彬在旁边守护着。晚饭的时候,我和阿彬两个人都是狼吞虎咽,可能是真的饿了吧。晚饭后,我们为小蕾做了些面汤,小蕾表现很好,一口气就喝下了一半,然后便又躺下熟睡了。

  旅馆,凌晨十二点的时候,我们刚躺下,阿彬说有点不放心要过去看下,我只好由着他去。我记得我刚躺下不久,一阵电话铃声便响了起来,我接起电话,是阿彬,他告诉我小蕾又要送医院。随身爬了起来,跑到路边拦了一辆的士,又将小蕾送到郑州第一附属医院。

  这次我真的放心不下了,我认识到这次事情的严重性,可现在说这些能有什么用。

  医院里面躺在病床上的小蕾,依然是打着点滴、吸着氧气一直持续到天亮。此时我和阿彬不知什么时候在病床边睡着了,也许是太困的原因吧。小蕾醒来说自己没事,可以回去了,最终在我们的坚持下又让医生开了几瓶药水,然后回去在接着打。

  中午的时候,我和阿彬在澡堂泡了个澡。洗澡出来时,阿彬打电话给小蕾时,她说要回老家了,现在已经在汽车站了。阿彬一直强留,最终还是没能留下她,其实我们都不放心小蕾,希望今后的小蕾能健健康康。

  PS:后记:据我们了解,小蕾最终喝酒的原因是:“因为父母要为她解决个人问题,她一时生气就拉上我们去喝酒了”。风儿在这里想说:“不管到什么时候,都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出气,毕竟到最后伤的还是自己”。也希望天下的父母不要干涉太多儿女个人的事情,现在不是婚姻自由吗?更何况,父母都是希望自己的儿女能过的好一些,一生平平安安、健健康康。

  通过这件事情,我联想到了“死”,如果说当时她不能醒过来的话,我想,我会内疚一辈子的,毕竟是我们三个人在喝酒。酒,这个东西还是尽量少喝为好。这次喝酒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了,我想,这辈子我都很少去招惹它。

  小蕾的病情,我们也不知道怎么样了,我们决定当天就回家去。

  待续:......

  写于河南·开封

         作者:风儿

  2010年01月10日晚22:40

 

数据统计中!!
1
0
  • 推荐给朋友
  • 收藏
  • 打印此页
  • 挑错
上一篇:我们去喝酒吧   下一篇:我们回家了
文章搜索  
胆友评论
发表评论
验证码: 点击我更换图片
表情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关于站点  管理团队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隐私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加入收藏 链接加入 返回顶部
Copyright © 2003-2012 online services. All rights reserved. Template designed by /.
  备案号:粤ICP备08008756号
文胆天下 文涵斗胆纵横天下!文胆天下文学网文章收录专家!